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我在“江湖”上行走的日子

[日期:2007-10-06] 来源:《知心姐姐》  作者: [字体: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脑中有了江湖的概念。我开始变得忧心忡忡。江湖上是凭武功、力量和帮派来打天下的,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我不会任何武功,也没有什么力气,我很想加入一个帮派,可又不知道该去哪里加入。同学们中间经常谈论哪儿有个“斧头帮”哪儿又出了个“十八弟兄”什么的,并且知道他们夜里的接头暗号通常就是拍巴掌,拍几下巴掌代表什么意思都有严格的规定。漆黑的夜晚,一听到远处传来的拍巴掌的声音,我就不寒而栗。一定是有什么帮派在夜里活动了,这是找到他们的绝好机会,可是我连走出门的勇气都没有,只好让机会在恐惧中一个个溜掉了。

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想,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呢?我总有一天要长大,要离开父母姐妹,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我怎么样才能平安度日呢?从爸爸那里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坏人,他们都藏在暗处。等一个女孩子单独行走时,他们就会突然出现,带着可怕的笑容把魔爪伸向女孩。

我开始幻想,如果我是一个男孩子就好了。在爸爸那里,坏人是不会向男孩子下手的,更重要的,在我看过的有限的电视、电影里,受欺负的也大都是女孩子。性别是不能变的,不过,我可以女扮男装出门。可是我不能一辈子女扮男装啊,坏人总会在我没有装扮成男人时出现。女的就是女的,装成男的是不行的。认识到这点后,我苦恼了好一阵,我想无论如何我下辈子一定要做个男孩。可这辈子呢?

真的,我作为女孩的这辈子该怎么办呢?

一天放学,我和一个女生走到了很远的一个农场玩,玩着玩着就走散了。当我意识到离家已经很远并且四周空无一人时,我害怕了,开始快步往家走。我考虑不能跑,如果跑的话,会更容易引起坏人的注意。我一个人偷偷地走着,走得飞快,眼睛还不停地四处观望。远远的,一个人身影出现了。那是一个陌生的大人,他正冲着我这个方向走过来。完了,我遇上坏人了,我的呼吸随着他的走近而几乎要停止。可是,这个坏人并没有冲我张牙舞爪地狞笑,他什么也没有做,甚至没有看我一眼,就从我身边走过去了。这是怎么回事?我顾不上细想,飞似的跑回家,我实在怕他改变主意又掉转头扑过来。

这次遇上坏人的经历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后怕不已。我想我是碰上一个心肠不错的坏人了,可是我不可能回回都这么幸运啊。我又开始了幻想。这次幻想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侠。这样不但可以保护自己,还可以行侠仗义,扶助弱小,美名远扬整个江湖!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于是这个阶段的梦里,我经常变成一个女大侠,要么在屋檐上行走如飞,一把把小飞刀想射中哪里就射中哪里,要么一手一把一把驳壳枪在深林中英勇地飞奔。

梦醒了,我又变回到普通女孩了。这怎么行呢?我开始认真思考我怎样成为一名武功高强的女侠了。电影电视里那些武打镜头动作太快,来不及学。我又不能远走少林寺,我还要上学,况且也没有听说过少林寺招收女弟子的。

一天,在一个女同学家的书架上,我发现了几本《武林》杂志,上面有很细致的武术分解动作。我如获至宝,统统借回家来。每天写完了作业,我就打开一本边琢磨边练。就这样,我学会了正宗的马步、虚步,学会了蛇拳、螳螂拳和太极拳的几个招式,仅此而已。因为,我用我学到的功夫跟班里的几个男生交过手,我发现它们一点威力都没有,而且在我摆招式的瞬间,对方早已经打过来了。我把《武林》还了,开始琢磨别的办法。

我想,练武功是需要基础的。这基础大概就是力量和速度吧。我看过很多武林故事,其中都讲到成为武林高手的前提,是先要练好高山上提水和绑沙袋行走这样一些基本功。

我家门口附近有一块方形石头,有半立方米那么大吧。我在小区里转了半天,觉得它是我练力量最好的工具了。于是,每天上学前和放学后,我都要咬牙切齿地推动它。第一天,我只能推着它向前移动一点。几个星期后,我能推着它翻一个跟头了。几个月过去了,我能轻松地推着它翻五六个跟头了。

我是一个胆小的孩子,天一黑就不敢出家门,可是做完了作业又不想睡觉的时候,我还想练功。每一个武侠故事中几乎都有这一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也成为了我的座右铭,时刻激励着我的练功行动。为此,我让爸爸给我买了两个哑铃,睡觉前我就在院子里数着数把哑铃举上举下,完成了预定的数目,我才心满意足地爬上床睡觉。

那个时候,凡是我知道的能够增加力量的运动,像俯卧撑、仰卧起坐之类,我都像模像样地练过一阵。我还看到过一种练指力的方法,就是把手指先往沙子里猛插,插顺了再换大米插,然后依次换成黄豆、蚕豆、石子,最后是铁砂。等到手指在铁砂中拔插自如时,铁指神功也就练成了。可是我怎么想都觉得又疼又危险的,最后决定是宁可不当女侠也断不能练这个铁指功的。

关于速度的提高,我知道的唯一办法在腿上绑沙袋跑步,时间长了,卸掉沙袋,就会感觉身轻如燕,走路像飞一样了。我从妈妈的针线笸箩里找到几块破布,凑合着剪出一般大小的四块,然后两块两块地对缝起来。我没有忘记留了口,灌进了一些沙子,再封上口,沙袋就做成了。

每天天蒙蒙亮,我就从床上爬起来了。我来到学校的小操场,用两段麻绳将这两个劣质的沙袋绑在腿上,开始一圈圈跑步。跑着跑着,麻绳松了,沙袋掉了下来。我停下来重新绑好,接着跑。再跑几圈,沙袋漏沙子了。沙子越漏越少,麻绳倒是容易系了,可是漏下来的沙子大部分都落到我的鞋里,我不得不经常停下来清理一下我的鞋子。用不了三五天,这副沙袋就报销了,我只好再重作一副。几副沙袋下来,我的缝纫技艺居然没有任何进步。新鲜劲慢慢过去了,我的绑沙袋练功就简化成普通的长跑了。

在各种各样的练功活动中,我的童年时光悄悄地流逝了。

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很久没有练功了,我的大石头、我的哑铃、我的沙袋们也都不知被遗忘在哪个角落了。这时候的我女侠仍旧没当成,而是成了一个普通的女中学生。从此,功课繁重了许多,朋友也交了许多,属于自己神思奇想的时间倒越来越少了。对于女孩子行走江湖的忧虑也不知什么时候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偶尔想起,我会非常怀念那些有着简单信念和简单理想的日子,尽管有忧虑恐惧相伴,但是它们共同养成了我善于躲避危险和扎实行动的良好习惯。我想对于一个成长中的女孩子,这些是至关重要的吧。

 

(《知心姐姐》)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候鸟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