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开往童话世界的列车

[日期:2007-09-19] 来源:知心姐姐  作者:文·张牧笛 [字体: ]
 

文·张牧笛

海蓝色车票

“你要什么? ”

“一张到童话世界的车票。”我回答。

车厢里的乘客大都是孩子,热热闹闹地挤在一起讨论着与童话有关的话题。从天窗上漏下来的阳光紧紧地捏着画笔,说是要为我化妆。

“彩色的盛妆吗?”我忍不住想起了浪漫的化妆舞会。

“不,你不能让它为你化妆!会迷失自己的。”一个打扮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抢到我身前说道。

一个漂亮的小男孩指着阳光傻傻地问,“难道它是坏人吗?”

“不,它不是。”小女孩笑了,“但我们大家都是来找童话的,如果它为我们化了妆,我们就变得不像自己了,童话也就会不认得我们了,那该是一件多么伤心的事情。”

“是啊,是啊,”那些孩子齐声说道,“那该是一件多么伤心的事情啊。”

很快,乘务员走了过来,她身着蓝色制服,胸前别了一个白鹿的胸针,温柔地冲着我们微笑:“孩子们,请把你们的车票让我看一看。”

列车呼啸着向前奔去,孩子们纷纷从口袋中掏出各色糖果,争先恐后地对乘务员说,瞧,我的车票是柠檬味道的!我的这个是苹果!我的是草莓!还有香蕉!……乘务员的脸上露出欣悦的笑容。

这些水果糖车票,就像这些孩子一样甜蜜可爱。

我小心地张开手心。这是一颗浅蓝色的糖果,散发着海的味道,冰冰凉凉的,带点儿咸味。乘务员在我面前停了下来,轻轻拿起我的糖果,并且学着我的样子仔细地闻了又闻,说,大海,就像童话里某个透明的夜,像关于星星的梦,也像水和天空的舞蹈。

“真的吗?”我的心猛然间被风吹起了蓝色的波纹。

“当然,你的车票很特别。仔细听,你就会在海浪声中听到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脚步。”

花妖北极星

我忽然感觉头发被人轻微地扯了一下。我飞快地回过头,目光撞上一个圆圆的小脑袋,那眼睛黑亮如葡萄。啊,花妖,真的是花妖啊!我激动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我是你的幸运花。天堂鸟,是花的守护者,同时也是你的守护者。”花妖用它白白的小手不紧不慢地点着我的头。

“我的名字是……”我急切地想介绍自己。

“我知道你的名字,那个听起来和“木瓜”很相近的名字,真奇怪你妈妈为什么要起这样的名字给你。但是,我们现在是在童话列车上,所以,你需要另起一个名字。”

“另起一个名字?”这个奇怪的要求令我困惑不已。

“是啊,就像我的名字本来叫做花—137号,但是在这里,我的名字叫做北极星。”

北极星?我的头脑里倏地划过一方闪亮的星座。我不好意思地告诉它,其实以前,我给自己起过一个笔名的。

“米甜甜。”我的花妖抢先说了出来。

“你怎么会知道?”我诧异道。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好吧,米甜甜,这个名字有趣多了。”

我四处看看,才发现每个孩子的身边都有一个像北极星一样的守护者。那个曾质疑阳光好坏的漂亮的小男孩,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羊,羊的目光炯炯有神,他们都还在为起名字而热烈地交谈着。

像公主的我

坐在火车头的有一只胖胖的龙猫的天使一样的小女孩,已经伏在龙猫的肚子上睡着了,她的长裙子好像蝴蝶的翅膀,轻盈得随时都可能飞起来。庞大而神奇的龙猫小心地捏着一片叶子,在小女孩的头顶一下一下温柔地扇动着,每一下都挟带着一个甜美的梦。

多温馨的一幕啊,我情不自禁地笑了。

我拉着我的花妖在一个穿着圣诞装的小女孩身旁坐下,她提着一盏南瓜花灯笼,在她红色的帽子下藏着一双漆黑的眼眸,深邃宁静,却又涌动着初生般的光彩。

在她的旁边是圣诞老人,瘦高的个子,花白的胡子。他笑眯眯地挥了挥手,车厢里到处都飘散着浅蓝色的雪花,纷纷扬扬地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屏障,将我们围在其中。我听见好多孩子惊喜地尖叫着,有几朵漂亮的雪花,落在我朴素的连衣裙上,细声细气地喊道:“我们要为你化妆。”

“化妆?”我不禁又想起那道被拒绝了的阳光。“会,会迷失自己吗?”

“不啊,不啊,我们从童话里来,会把你带到童话里去。圣诞的歌咏,冰雪的女王,我们是冬天的精灵……”

眼前倏地亮了一下,我隐约听见驼铃,八音盒的旋转,还有水晶鞋踏过的声音。我看见我朴素的裙子在蓝色的光芒中惊人地变化着,那些来自冬天的精灵,竟是最巧手的裁缝,它们把雪拆成线,飞快地在我的裙子上缝出花边,缀上蕾丝,折出皱褶,最后还罩上一层薄薄的纱。

雪逐渐稀落,直到停止,最后的一片落在了我的头顶,成了一顶闪闪发光的花冠。我的花妖由衷地赞美道,“米甜甜,你好像一个公主。”

  “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公主。男孩子自然就是王子。童话,是公主王子共同编织的幸福,不是吗?”穿圣诞装的小女孩轻轻地说。也许远一些的人没有听到,但至少冬听到了,春听到了,我和我的花妖,也都听到了。大家惊异地相互打量着,每个人都美得如霞光一样绚目。

  

  爱,驱赶寒冷

  窗外掠过一阵有形的风,我隐约看见一群猫眯飞奔而过,以超越火车的速度,先我们抵达幸福的童话。大家的花妖,让车厢里开满了紫色的爱丽丝、金色的向日葵、白色的并蒂莲、粉色的蘑菇、绿色的苔藓。我们坐在花心上,极美妙地呼吸着,一种奇异的感觉,像花香一样散开。

  漂亮的小男孩和他的小羊共同唱了一首歌,那首歌,我在温暖的篝火晚会上也曾听过。歌曲的名字好像是“爱”。爱,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那只雪白的羊蹭着小男孩的肩膀,开口问道:“你冷么?”

  “不,你呢?”

  “我也不。”

然后一人一羊相视而笑,他叫它——比奇。它叫他——歌。

我问我的花妖,寒冷是可怕的东西吗?

“不,只有孤独的人才会畏惧寒冷。有爱相随,我们可以彼此取暖。”

我笑了。它像个真正的智者。

前方篝火在旋转,流莹似沾了水的刷子,缓缓扫过暗夜的边缘。在这辆开往童话的列车上,

我将自己的心情也涂满颜色,太多缤纷的画面中,我只想着,从明天起,要做一颗海一样冰蓝的薄荷糖。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