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我的雨季飘着雪

[日期:2007-09-11] 来源:《知心姐姐》  作者:文/深圳中学 刘昆贤 [字体: ]

我以为像我这样的女孩子,本应该生活在日本一个偏僻的雪花飘飘的村庄里的,像电影《情书》里的渡边博子一样,躺在茫茫的白雪中,任凭雪花飞落在衣服上,头发上,脸上,钻进脖子里去,静静地追忆往事,追悟感伤。或是对着对面的雪山大叫:“你好吗?我很好!”

我把这想法告诉了晓晚,晓晚猛地侧过身来,像第一次认识我一样,奇怪地打量我,然后小心地说:“是吗?很独特的想法!”才怪!我知道,她一定在想:莫名其妙!居然觉得自己本应该生活在日本?看日剧看疯了。

是的,我的确疯了。这次期中考试,成绩应该低得可以贴地了吧?在排名册的尾端,应该赫然印着“刘昆贤”三个字吧?比我好上百倍的晓晚哭了,而我没有!不要以为我很坚强,不要以为我不会哭,我只是觉得,眼泪要流得有价值。我一如既往地笑,像男生一样无所顾忌地笑,但是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要犯同一个错误。

渡边博子,一个执拗的女孩子。虽然男友藤井树在两年前已经死了,依然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思;尽管知道藤井树住过的地方已改修公路,还是贸然投了一封信,而且固执地认为与藤井树同名同姓的女孩的来信,就是藤井君从天堂寄来的。

我这个固执的女孩!从来只按自己的意愿办事,只遵循自己的喜好。老师说:“有空多看看名著。像外国小说,中国散文与四大名著,对写作有很大帮助。少接触港台言情小说。”我极少看港台言情小说,但也极少看名家名著。在脑海里仅存的那可怜的四大名著,也只是在最近这段时间似懂非懂地硬塞进去的,怕是记不得多少了。我只喜欢听歌,但不是高雅音乐,只是妈妈说的“庸俗品”——流行歌曲。喜欢听王菲的歌声,像冬日里那束柔柔的暖暖的阳光,像高山上那潺潺流下的山泉水,像少女头上那飘逸的黑黑长发。当我捧着报考表犹豫不决的时候,听见王菲这样唱“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当希望之苗又被活活掐死,沉浸在伤痛中无法摆脱的时候,王菲接着唱:“请不要灰心,你也会有人妒忌,别仰望到太高,贬低的只是自己,请不要哀伤,我会当你是偶像,做什么也好,别为着得到赞赏。”于是感动得要哭。

怎么也忘不了藤井树在图书馆背着窗子看书时的画面。风把那片轻柔、洁白的窗帘吹得飘啊飘,藤井树的衣服、头发飘啊飘,很美。不知是出于什么动机,我来到了学校的图书馆,推开门,看到的是室内由于开了冷气而被关得严严实实的窗子,还有那根本就是装饰用的暗红色的窗帘布,又重又老土。来看书的人选上几本书,坐在桌前专注地看。我从他们身旁走过时,他们头也没有抬一下。我悄悄地出来,突然想笑,笑自己的幼稚与荒唐。谁说图书馆里就一定要有轻飘飘的窗帘和靠在窗边看书的男生?

我想起还不曾步入初中生涯时,有一个男生曾经说过:“如果你过得不快乐,请告诉我吧,我会耐心听你倾诉的。”就为了这样一句话,拨通了电话。我一字一顿地说:“有人说过,我不快乐的时候,可以找他,请问他说话算不算数?”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怎么了?受伤了吗?你一直都是坚强的啊!”沉默,长长的沉默。我没有再说什么,轻轻地挂上电话。我抬头,雨早就停了,阳光把水珠照得亮晶晶的,很刺眼。

像我这样的女孩,本应该生活在日本一个偏僻的雪花飘飘的小村庄里的。现在,我该何去何从呢?

还是继续听王菲的歌吧,听她唱着:“没,没有蜡烛,就不用勉强庆祝;没,没想到答案,就不要寻找题;没,没有退路那我也不要散步;没,没有人仰慕,那我就继续忙碌。”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