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那年的红砖瓦

[日期:2006-06-13] 来源:中少论坛  作者:Forever0 [字体: ]

记得刚离开那片红砖瓦进入实验中学,到如今回头,那段时光已经恍如隔世般遥远了。但却让我更清楚的看明白,那片红砖瓦底下那段看似荒唐的时光却是我们成长中最急剧膨胀的年代。翻开日记本,那一个个稚嫩的文字像长了翅膀的书签,承载着我去清晰的翻开记忆洪流中的每一个画面,或许快乐或许悲伤,或许轻狂或许荒唐。但无论如何我们却是始终在仰望,用一颗赤子之心坚持着对理想对未来最虔诚的仰望。

自从转到实验小学,我们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最最铁的朋友——阿毛、冰子、阳阳和我。也许是志同道合吧,我们都是同学中的佼佼者,但却都有着12岁少年最容易产生的心理——叛逆。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早晨,朦胧中听见妈妈在叫我吃早饭,我才记得今天是去新学校的第一天。穿上喜欢的蓝色夹克,轻盈的骑着单车,在蒙蒙细雨中,像一只蓝色的蝴蝶。

满怀自信的踏入教室,听到的第一句话竟是严重伤害我自尊心的“呆子”,我愤怒的看了那个男生一眼,下定决心要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在班主任的课上,我得到了老师的连连赞赏,同学们向我投去惊讶和羡慕的目光,我自豪极了。然后,我发现了同样优秀的三个女生。她们文雅的举止、大方的话语不得不让我为之赞叹。

课间,我们在一起聊的十分投机。从此,我们就形影不离,用班主任的话说,就是“粘在一起的胶”。我们一起谈红楼、论三国;累了就讲笑话、恶作剧,这常常使我笑到喘不过气。JAY是我们最喜欢的supper star,喜欢默默的听着古老而又经典的《简单爱》,一边勾勒往事。这么好的四人组合,应该有个名字吧。所以,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每天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绞尽脑汁地想名字。“叛逆四人行”“冰冷四魔头”……这些都因为种种原因被“淘汰”了。 料想,在我们冥思苦想的时候,就有同学为我们起了一个流传甚广的名字——“四人帮”。偶然,我发现——阿毛,曹**;冰子,张**;阳阳,王**;大头,就是我,姚**,“王张江姚”“王张曹姚”,差不多差不多嘛!

名字风波虽然过去了,但是我们三个开始“威胁”阿毛改姓,明知道是不可能的,却偏偏为此事乐此不疲。

疯的跑不动了,我们就去学校门口的超市,买糖果、冰淇淋,潇洒的在地上一堆,坐下闷头狂吃。吃好了,就用舌头舔舔沾满屑子的手,意犹未尽的伸个懒腰。最后,在学校门口相视一笑,各回各家。

那天冰子值日,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所以有些口吃——“马……马,值日!”全班同学漠然,然后一阵大笑,只剩下那位姓马的男生在发呆。

以后,同学们见着他大老远就喊:“妈妈,等等我!”这时候就只有路人迷茫的份了。

以后的课间,我们的四人天地中又多了一个宽宏大量的“妈妈”。真的,他才华横溢,有浓厚的幽默细胞,像大哥哥一样默默地关照着我们,关照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还记得,有次外校的阿飞们将粪便弄的我们一教室,每个同学都是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嘴里咕哝着跑开。只有他,不动声色的在上面撒些煤渣,拿起笤帚和垃圾斗,将脏物一一清理。最后一些“面具人”看差不多干净的时候,跑过去帮助“妈妈”了。其实那个时间,距老师来教室还有短短的几分钟。等到老师在课堂上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面具”们一一将手举起,表明自己刚刚在清理教室。老师和颜悦色的表扬了他们,看着那一张张想笑却忍着的脸,我感到一阵恶心。回头看了一眼“妈妈”,他平静的翻着书,丝毫看不出他的愤怒,我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对他产生了强烈的佩服之情。下课了,他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还像从前那样和我们打闹。我本想问他为什么不举手,可是欲言又止。

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我和阿毛吵架了。虽然我很后悔,很难过,但是倔强的性格始终没能让我同阿毛说一句话。尽管阳阳和冰子一直在瓦解,但是我俩谁都没有开口。这样僵持了1个月,我感觉这一个月对我来说是无比的漫长和乏味。11月,阿毛的生日要到了。

课间,我俩不约而同的站在窗口,一左,一右。谁都没有逃避,也许这就是一种默契吧!我似乎好几次看到她欲言又止,想说又不想说的矛盾心理。阿毛,难道你不知道?我也和你一样啊!

我终于没能参加阿毛的生日派对,只是托阳阳给她带了一张贺卡,上面写着——友谊天长地久。

当我再次看到阿毛的时候,她呆呆的站在我面前,样子好可爱。她莞尔一笑,伸出了右手。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也飞快的伸出我的右手。“啪”,两只手拍在了一起。当时,我真想大声喊出:“友谊天长地久!”

和阿毛分开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复杂心情,任由泪水在我脸上肆意的画着图画,舔一舔,咸咸的。

那件事,永远是我们心中的一个深刻的伤疤。

有位女生学习不错,但热衷于拍老师马屁,是老师心中的乖乖女,在同学面前,却嚣张跋扈。我们 四个仿佛天生就有桀骜不驯的性格,想替同学们出出气。于是,一系列的祸端在老师诧异的眼神中发生了。

当时正值夏季,她穿了件白色连衣裙,高傲的像个公主。身后,满是指指点点的同学们。我们蓄谋已久的计划开始实施了。

班主任的课上,她站起来回答问题,这时,坐在她身后的冰子将黑色墨水倒在了她的凳子上。无数刺耳的窃笑声传入了我的耳朵。只听“啊”的一声尖叫,她刚刚坐下的身体又蓦地站了起来,满脸恐慌。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笑声。

郑老师气急败坏的训斥:“谁敢的!?给我站出来!?”冰子不屑地站了起来,郑老师先是吃惊,然后努力抑制着情绪温和地说:“兀祺你家不远,先回去换衣服,冰子下课到我办公室来。”我忐忑不安的度过了45分钟。下课,冰子潇洒的走进办公楼。

我只知道郑老师是满脸通红的回到教室,猛地抽出了冰子的书包,愤怒的吼道:“不遵守纪律尊重老师就回家去,走吧!”然后,将书包砸向脸上挂满泪痕的冰子。我看呆了,郑老师教了我们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显然,冰子和老师激烈的争吵了。

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勇气,走到老师面前,缓缓地说:“老师,还有我一份。”随后,阿毛和阳阳也相继站了出来。除了老师那张复杂表情的脸,剩下的我没有一点记忆。

后来的事情简直是一个噩梦。写检查、请家长、记处分、撤职务……这些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瞬间变成了一个事实,一个我们不敢接受的事实。

从此,我们彼此之间好像有了一层隔阂,有意识无意识的疏远了很多。

转眼间又是6月,除了为考试而忙碌之外,毕业班的同学还面临着分别。往日的嬉笑已经远去,但是那清脆的笑声却以经典的方式藏在记忆深处。

毕业联欢会上,阿毛朗诵了一首让我刻骨铭心的诗。

放心去飞

——献给离别的六月

终于还得走到这一天,

要奔向各自的世界。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和那段青春岁月。

一路我们曾携手并肩,

用汗和泪写下永远。

夜夜在梦里相约。

放心去飞,勇敢地去追,

追一切我们未完成的梦。

放心去飞,

勇敢地蜕变。

说好了,这一次不掉眼泪。

联欢会结束后,我们四个又聚在一起。能不能上同一所中学,谁心里也没有底。拿出相机,瞬间,成了我们永远的回忆。

我们把手放在一起,面面相觑。过了很久,阳阳故做平静的说:“无论怎样,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说完,用坚定的眼光看着我们三个,我们也用坚定的点头再次肯定阳阳的话。

沉默。

“喂,那么严肃干什么,开心一点不好哇!”阿毛强颜欢笑的说。我没有揭穿她的惆怅,也大声附和着。

就是在那流星悄然画过星空的弹指一瞬间吧,蓦然回首,往事已幻化成记忆,留下我一人独自徘徊在十字街头。不止一次的追忆,融入欢笑与泪水,交织爱与恨。茫然的我,迷失在世界中。

我们终究没有在一所中学。我和阳阳在实验中学,阿毛和冰子在二外。

学习的紧张和压力使我们逐渐减少了联系,甚至两三个月都不联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相逢是缘,这些都是珍藏在小女孩心中的记忆。

最近一次见她们是在初一的寒假。肯德鸡,那个纪录下了我们笑声的地方,如今,我们又相聚在那里。那里,有我们美好的约定,有我们梦幻的回忆,有我们青春挥洒的痕迹,有我们纯洁烂漫的话语。我们从上午9点聊到晚上7点,仿佛几十年未见面的亲人。温馨。

闭上眼睛的时候,晃过那片红砖瓦,不禁勾起了对往事的怀念,恍惚昨天还在一起。也许,我们无法改变谁的韶光易逝,禁不住的感慨与伤感仅仅是本能。我只想给回忆一个圆满的结尾,让自己今生的际遇不会流年般的消失。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