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我的伙伴们

[日期:2006-06-13] 来源:中少论坛  作者:忧郁躁狂者 [字体: ]

毕竟是在一起玩了六七年的伙伴,不管什么时候想起他们,那随之而来的关于幼年的记忆的潮水总让人感觉很温暖。我知道,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们总是会站在我这一边,一如小时候组成的“战团”一样,永远为我加油打气,用嘻嘻哈哈的笑脸融化一块块坚硬的冰川。

  小鸟

  小鸟比我小一岁,本名叫陈一鸣。

  当初我们推测他叫“陈一鸣”的原因是他一出生就“一鸣惊人”,声音尖得像个女生一样,甚至比女生还要尖。他说起话来又没完没了,配上他高而尖的声音,叽叽喳喳的就像个鸟一样。他喜欢鱼和鸟,因此我们给他取别号为“小鸟”。他自己也很乐意接受这名字,并且把QQ名取为“鸟的天堂”。

  他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小孩。他对什么人都特热情,对一个完全陌生的陌生人他在2分钟之内就能搞掂,并且好得就像兄弟似的,分别时还恋恋不舍地打着招呼说:“嘿,有空再来这里玩啊!”他七八岁那会,我们高中的师生几乎没有谁不认识他的。每次跟他走在一起,都能听到身边的高中生指指点点的说:“嘿,那不是地理老师的儿子吗?”“嗨,小弟弟~”他就露出特天真的笑容回应:“嘿,大哥哥,你们好呀~”叫得我们感觉特自卑。

  六岁那年小鸟爱上踢足球,双休日都让他爸送去兴趣班了。我那时候也会在家里踢一下,有个高中的体育老师在闲暇时会教我几招。小鸟从兴趣班回来后便跟我一起练,同时跟我切磋技艺,交流心得。他的球技跟我不相上下,我们倒是经常配合,跟别的孩子比赛。我们通常是两个人对好几个,却也经常获胜。那时候卢雨洋还没有从这里搬出去,他比我大一岁,球也踢得好很多。有时候便是我们三个人在一组,对战其他孩子们,没有哪局不胜的。小鸟跟卢雨洋最亲密了。

  小鸟在学校里表现特好,从三年级就开始当大队长,成绩也一直保持在班里的前几名。他在八岁那年就知道好多地理知识,常抱着《宇宙与人》的光碟东奔西走,到处嚷嚷着要放给我们看。听他的妈妈说,有一次高中里考试,她让小鸟试着做了一份试卷,竟然比一些高中生要好得多。我们于是很佩服他,他平日里也一本正经的给我们讲好多关于宇宙的东西。我今天对地理感兴趣,大概也是受童年时他的影响吧。

  自从上了初中之后,跟他的交往也少了很多。听说他晚上会去上自修,那不过是六年级毕业班补习罢了。但我还是有点可怜他,他那么聪明,并且一直不很看重成绩,却依旧加入了为成绩拼命的行列——这未免有点步我后尘的感觉。有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到广场逛了逛,回来后其他孩子陆续都回家了,我便叫住他,跟他坐在那棵杨桃树下长谈起来。

  “有什么疑问么?”我问他。他摇摇头。我笑了,然后慢慢跟他讲述了我在六年级里发生的一些事。我说:“用不着那么拼命的,其实考得怎么样无所谓,有实力就好。小学不过是培养习惯的地方。”他点头,也缓缓说出了内心的许多顾虑。听他说话的时候我感觉他早就不是那个能露出很天真的笑容的小孩了。我们终于都长大了。

  谈完之后他很舒心的笑了笑,说:“谢谢啊,老罗。”

  小猪

  这个小男孩的身材跟小鸟的截然相反,但身高却是差不多的。在我体重达到90斤的时候他就84斤了,那年我12岁,他10岁。

  从此“小猪”的绰号就叫开了。

  小猪叫唐子韬。他看起来是个很憨厚的小孩,有点呆头呆脑的感觉,但是脑子也是聪明的。他还有着一张有点帅气的脸蛋,眼睛跟周杰伦的很相似,眯眯的。

  他经常跟小鸟吵架,有时候还会打起来。但是这种争斗在第二天就能烟消云散,甚至早上刚声称“绝交”,晚上就又亲亲密密的抱在一起睡觉了。每次早上从家里出来,小猪总是笑着说小鸟在被子里放的屁很臭,熏得他晚上睡不着。小鸟立刻反驳说那是小猪放的,他没有放。接着两人又吵起来。大家对观看他们斗嘴似乎也乐此不疲。最后通常是小鸟辩赢了小猪,毕竟小鸟的口才更胜一筹,小猪总是说着说着就没了词儿,最后只能吭哧吭哧喘着气一声不响地听小鸟骂。

  小猪的成绩略逊于小鸟,但是总体来说也是不错的。我们之中如果不算年级的话,大概就数他英语最好了。他在东环的五年级七班,语文老师是龙玉洁。那是一个很好的老师,虽然在小猪嘴里是很严的——我本也讨厌严厉的老师,但是我发现其实严是很好的。这么说来,有龙老师教小猪,小猪的语文水平大概不会低吧。

  动画片《光能使者》放映的那段时间里,我们仨特别崇拜那三个使者。于是我们分析了一下各自的特点,充当起了那三个使者。我们简直是那仨使者的翻版——我最高,而且中等身材,像拉比;小鸟中等高度,瘦瘦的,像大地;小猪最矮,而且肥,像加斯。就是连发型也很像,我那时头发还黄,小鸟的是“刺猬头”,小猪是平头。我们天天在操场上喊来喊去,还把六芒星的标志画在沙地上,神气地站在上面,仿佛已经变成那三个使者。

  曾经听说——只是听说,但也似乎亲自听到过那哭声——小猪掉进一个大水坑里。

  那时候我已经有些忙了,大概是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我在家里打文章。约摸四点钟左右,一阵很嘹亮的哭声从楼下传来。我以为那是某个不太听话的孩子做了什么错事又被打了,于是就没太在意。

  后来听小鸟说是小猪掉进水坑里了,没人能拉他上来,他就这么站在水坑里哭。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小鸟所描述的那个画面——小猪站在没胸的泥水里,很无助地看着水坑边上望着他的一个个伙伴放声大哭,并举起沾满了肮脏泥水的手臂不停地擦眼泪。

  伙伴们听着小鸟浓墨重彩的描述,纷纷又都笑起来了。

  可是我突然觉得很悲哀,原来那个跟着小鸟横行霸道的小猪到底还是一个很小的小孩啊。

  阿彪

  这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小孩。

  阿彪不是我们这个校园的孩子,他叫梁健彪。当初是怎么认识他的我却是忘了。几年来他似乎都没有长高,仍旧是那副瘦小的身躯,经常受到跟他同年的小猪的嘲笑:“哈哈,小老虎,你跟我一样大,怎么不跟我一样高呢?哈哈哈。”阿彪便沉默着别过了脸去,自顾自地踢着脚下的一块小石头。

  他的妈妈是医生。那是一个很和蔼的女人,而且很朴实,她的儿子就像她一样。每次我们去他家,他妈妈总要尽可能让我们停留的时间更长一些。他的爸爸是跑长途的,经常不在家,偶尔回一次家便是去睡觉。他爸爸很少有时间管他,偶尔管一次就是打骂。不过我也见过他坐在他爸爸的膝盖上,笑得很灿烂。

  他的功课不是很好,在我们几个之中他应该算是最差的。小猪也常常拿他这个来开玩笑,他的应付方式就是沉默。我看过他的日记,上面的字歪歪扭扭的,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觉。他的妈妈曾经让我教他写作文,我摇头。并不是说我不愿意教,只是我自己作文也不怎么好,教不好他又过意不去。然后他就一直这么写着日记。

  我有时候也会欺负他的。

  在打球的时候,我嫌他个子太小,而且球技又烂,故意把他分给另外一支球队。这几年他的球技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长进的,三年前用的“抱瓜瓜”投篮方式,现在还在用。因为他的力气太小了,仅靠挥动手腕是不能把球扔出去的。他当然知道我们嫌弃他,但是他还是很努力地掩护队友,防着对手,以免被我们“踢”出比赛。

  曾经有一次,我把他说哭了。

  有一段时间,他经常在中午从我家门外的楼梯经过,噔噔噔跑上楼去找其他小孩子玩。这影响到了我父母的休息。我于是在一次出去散步的时候将他说了一通,大概意思是他不是我们这里的孩子,不要老是出入这个校园,就算要出入,也不能影响这里的人们休息。

  听着听着他就哭了,肩膀一耸一耸的,缩成一团静静地哭泣。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午间听到他跑上楼去的很响的脚步声了。

  有一天中午我忽然感到很愧疚。我惊讶那天我怎么会向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一直是那么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小小的自尊心啊。虽然有时候我会伤害到他,可是我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他啊!

  然后我也哭了,就像那天他哭了一样。

  林妹妹

  她叫林佳莹,但我们却都不叫她莹莹或者佳佳,就叫她妹妹,有时候是林妹妹。这“妹妹”还不是发“mèimei”的音,而是“mēimēi”,即第一声。啧啧,这真的很奇怪吧?

  林妹妹小时候很爱哭,就像曹雪芹笔下的“林妹妹”。为什么哭,原因我已经很模糊了,只是依稀记得经常有什么人欺负她。或者没有什么人欺负她,是她自己觉得委屈了,便哭。哭得小猪很烦,他就训她,于是她哭得更厉害。

  林妹妹当初也是我们欺负的一个对象。其实这个欺负只不过是在玩游戏时不让她加入,可是在小孩子看来这已经是最严厉的惩罚。她蹲在旁边看我们玩,看着看着就嘤嘤地哭起来。我们就不得不允许她跟着我们玩一会儿,但是要求她不能拖累我们任何一个人。不过通常玩着玩着我们就都忘了这个要求,直到游戏结束我们都没人再提起。当然,林妹妹早就破涕为笑。

  林妹妹是那种很柔弱的小女孩,总是跟不上我们的节拍。我们在学习骑自行车的时候,她也吵着要学。当我们骑着自行车在操场狂飙乱窜的时候,她还没有学会骑两个轮子的。她很不服气,仍旧骑着她小小的后轮旁装着两个小轮子的小车子,屁颠屁颠的跟在我们后面。小猪又嘲笑她,但更可笑的是小猪自己也在骑着这样的小车。

  从小林妹妹就跟小猪很亲密,经常互相串门。我们就笑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小夫妻”,小鸟还开玩笑地说“小猪长大后是要娶林妹妹的”。小猪只是傻笑,林妹妹则嘟起小嘴不满地反驳道:“才不是呢,才不是这样呢……”之后却不再说话。于是我们仍旧这样说,看着林妹妹白皙的小脸渐渐红起来,我们哄然大笑。《数码宝贝》风靡的日子,小猪是阿武,林妹妹就是佳儿。

  不过小猪一直像个哥哥一样小心地照顾着他的小妹妹,虽然才比她大不过八个月。后来在我们这群小孩中,林妹妹变成了一个“重点保护对象”,不论是谁,都要让她三分。小猪便充当起了她的保护者,于是她成了我们之中唯一一个有“保镖”的小孩。

  也是在上初中之后的一个周末里,我们重聚时又聊起了以前的一点事。我竟听说林妹妹在学校旁的服务部办了全托,有一年几乎没有回过一次家。“不觉得寂寞吗?”我问。她说不很寂寞,有时候会想念爸爸妈妈,但是早上一起来就不想了,还有那么多同学在身边。晚上她洗了澡洗了衣服,便去服务部的阅览室看书,到了九点钟便去睡觉。

  “没有电视看,没有电脑玩。就是给你看书。早上起来后一起到东环小学的操场去跑步,女生跑4圈,男生跑6圈。”她说。

  我于是沉默了。

  看着她日渐增高但却依旧削瘦的身躯,我愕然了。

  两年,可以改变的事太多了。以前那群幼稚天真的小孩,现在却就都长大了,懂事了,包括我。

  但是,不管我们多成熟,不管我们分开多久,相伴了七年的童年的记忆是不会淡去的。我相信,那段有着单纯快乐的时光永远是我们一生中所拥有的最美好的回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