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阳光”号魔法列车

[日期:2006-05-21] 来源:《知心姐姐》  作者:阿 逊 [字体: ]

“阳光”号魔法列车

文◎阿 逊

晚上,裔宝在家写作业。突然,他耳边响起三声清脆的布谷鸟的叫声。裔宝马上放下笔,他知道是黑法罗在叫他。黑法罗可不是布谷鸟,他是《男孩子的魔法》里的魔法师。裔宝没有手机,黑法罗有事找他就学布谷鸟叫,这是他们约定好的秘密联络方式。

一列为动物服务的火车

裔宝轻轻将屋门插上,从床下的箱子里拿出那本魔法书。他将手放在书上,说:“我以男孩子的荣誉起誓,决不泄露此书的秘密。”魔法书上的锁自动打开了。

“孩子,我正需要你的帮助呢。”今天书里的黑法罗不是魔术师的打扮,他穿着列车员的制服。

“什么?需要我的帮助?”裔宝有些惊讶。

“对。我们的‘阳光’号列车需要一名列车员,你愿意干吗?”黑法罗说。

“当然。可是,我还没写完作业……”

“还是老规矩,只干30分钟,”不容裔宝考虑,黑法罗急切地说,“抽出第27页上的解密卡,撕掉上面的保护膜,将它平放在第28页的火车图形上,调整好角度,你就会找到通往站台的秘密通道。”

裔宝将解密卡放在火车图形上,慢慢转动,书上的火车由平面的变为立体的,并逐渐扩大、扩大……突然间,裔宝感觉自己站到了书页上,不,脚下已是站台了,崭新的“阳光”号列车就停在他眼前。“快上来!”黑法罗站在车门口正向他招手。

裔宝上到列车上,黑法罗把他介绍给列车长:“这个孩子非常爱动物,当列车员没问题。”

裔宝听了他的话有些糊涂,爱动物和当列车员有什么关系?

列车长名叫哈克,他身材矮胖,圆圆的笑脸上长着一个特大号的酒糟鼻子,他像看出了裔宝的疑惑,说:“这是列动物关怀列车,它的乘客都是需要帮助的动物。我们都是义务为乘客服务,没有报酬。你愿意干吗?”

“做义工?我早就想干了!可是,你知道现在我们小学生的作业有多多?!当我们写完作业,就没了时间。还有,我们干什么都要家长批准,他们总是不放心……”裔宝觉得哈克是个善解人意的人,所以他把藏在肚里的苦水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

“快换制服吧。不然没时间干活了。”黑法罗拍拍裔宝的肩膀说。

裔宝很快换上了列车员的制服。黑法罗递给他3个垒球棒那么大的冰激凌,叫他送到3号包厢。

裔宝接过冰激凌,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列火车和他坐过的火车不同。车厢高大而宽敞,车顶上也有窗户,没有硬座,全是包厢。此时,列车正穿跃一条大峡谷。裔宝贴着玻璃往下看,奇怪!怎么没有桥?哇塞,敢情火车下面也没有轨道,它是悬空飞行!裔宝差点忘了这是在魔法列车上。

动物怎么会有这样的情感?

谁吃得了这么大的冰激凌?裔宝心里揣着这个疑问,敲开了3号包厢的门。

“草莓冰激凌,我最爱吃。”一只小北极熊冲裔宝做了一个鬼脸,抢先拿走了一个。

“谢谢你,小伙子。”两只老北极熊很客气。裔宝感觉像在冰箱里,冻得他全身上下直哆嗦。

“你感到冷了吧?孩儿他爸,快把空调调高几度。” 熊妈妈说。

“你们要到哪儿去?”裔宝问。

“去北极。这是我们第一次回故乡,就像在梦里,我现在还感觉自己是在做梦。”熊爸爸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裔宝也感觉有点像做梦,不可思议,他和动物能用语言交流。“你们从哪儿来的?”

“动物园。”熊爸爸的眼神变得黯然。

“孩儿他爸,别提往事了,咱们不是马上就要开始新生活了吗?”熊妈妈擦着眼泪说。

“动物园虐待你们了?”裔宝问。

“那儿的人对我们挺好,就是没玩的。所以我们都特郁闷。”小北极熊舔着冰激凌说。

“你们是怎么从动物园出来的?”

“是黑法罗把……”

“别胡说!”熊爸爸立刻制止小北极熊。

虽然包厢里冷得说话都带着哈气,但裔宝还有许多问题想问他们,可是,黑法罗在叫他——“裔宝,6号的河马先生要午餐了。”

裔宝将一大筐青草送到河马的包厢里。那里面的温度绝对不低于摄氏35度,闷热难耐,河马整个身子泡在特大号的澡盆里,正闭目养神。

“河马先生,您是怕热才泡在水里的吧?”裔宝问。

“是呀。”

“那您为什么不把空调调低一些呢?”

河马睁开小眼睛看着裔宝,不停地转动着耳朵,然后咧开大嘴笑了,“孩子,我们河马都喜欢泡在水里呼吸着热空气,这也有利于作诗。”

“啊——作诗?”裔宝听了河马的话,嘴巴张得比河马的还大。

“我刚才想出了这样几句: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这不是著名诗人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里的诗句吗?裔宝有些纳闷。

“啊,太阳,我的太阳……”这时隔壁包厢传过来意大利经典歌曲《我的太阳》,那绝对是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的声音。裔宝确信无疑。因为爸爸最喜欢听他唱这首歌,受爸爸熏陶,他也是个小“帕迷”。裔宝飞快地跑进隔壁包厢,但他看到的却是一只老虎。除此之外,包厢里一无所有。

趴在车窗上的老虎,扭过脸来对裔宝说:“你看今天的太阳多美!” 老虎又开始引吭高歌,“啊,太阳,我的太阳——”

“你会唱意大利歌曲?”

“什么意大利歌曲?这是我的歌。”

“你不可能,你以前一定听过这首歌。”

“没听过,绝对没有。”老虎使劲摇着大脑袋,“我只想好了这么一句,你就闯进来把我的思路打断了。上车后,我一直在想给妈妈作一首最美的歌。”

“你……”裔宝不知该说什么,他不想反驳老虎,不想搅了它的好心情,他猜想老虎是去和分别多年的妈妈团聚,“那我帮你好吗?”裔宝想把下面的歌词告诉他。

“不行!”这只老虎很倔强。

没有终点的列车

裔宝转了几个车厢,看到的都是从动物园里跑出来的动物。它们对裔宝都很友好,但是只要问到它们是怎样从动物园跑出来的,他们都避而不答。

回到列车员休息室,裔宝问黑法罗:“这趟车上的动物有的是‘诗人’,有的是‘歌唱家’。我真怀疑它们到底是动物还是动物精?”

“动物精?”黑法罗好像生气了,他的胡子翘了起来。

“对,就是《西游记》里写的那些。”

“你觉得它们是妖精?”

“不是。我没想到动物会像人一样表达感情。”

黑法罗捋了捋胡子说:“这不怪你。你是被不了解动物的人误导了。就像你妈妈,对动物总是有偏见。”

“我妈妈现在好多了,她已经允许我养猫了。”裔宝不喜欢别人说妈妈不好,“黑法罗,是你把它们从动物园偷走的吧?”

“偷?我们魔法师可不用这词儿,我使了个小魔法,让它们出来散散心。”

“动物管理员发现动物丢了,他们一定会报警的,”裔宝想到明天大家得知这个消息后的恐慌,担心地说,“到时候谁还敢出门呀?”

“为什么?”黑法罗不解地问。

“像老虎、狮子和狼这样的野兽,谁不怕呀?”

“哈哈——哈哈——”哈克列车长捧着肚子大笑。“刚才你见到它们,怕了吗?”

“没有。”裔宝心想,他不怕它们,是因为动物能主动用语言和他交流。

哈克把魔法列车上的秘密告诉了裔宝:在“阳光”号上,人和各种动物不存在交流的障碍,是因为车上安装了自动同声翻译机。它能翻译各种语言(各种动物的语言,也包括人类的各种语言)。

“裔宝,其实动物也有丰富的细腻的感情——亲情、友情和爱情,他们也会通过声音表达出来。人所以害怕动物就是因为不了解它们。”黑法罗动情地说,“不错,我的翻译机是偷了懒,在翻译时直接借用了名人的名言,但这绝对不能算剽窃。你知道吗?我的科研经费总是不够用,所以不得不采用落后的模糊技术,而不是精确的数字技术。唉——”

“黑法罗先生,你的魔法怎么像是高科技?”

黑法罗眨了眨眼,狡黠地笑了,“你说远古的人,看见飞机和汽车会怎么想?”

“他们可能想不到是他们的后代创造的,会认为是神仙的法宝。”裔宝像突然开了窍,“您是说我吧!那您是未来什么时代的人呢?”

“裔宝,你到站了。”黑法罗说。

“什么站?这车也通到我家吗?”

“不是。你的时间到了,你快回去写作业吧。”

裔宝还想再问几个问题,可黑法罗直推着他往车门走。

“最后一个问题,你能把动物语言翻译机送给动物园吗?”临下车前裔宝抢着问。

“等我完全解决了技术问题。”在合上之前,魔法书里传出了这样一句话。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