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钢琴鼠在琴键上走自己的路

[日期:2006-05-21] 来源:《知心姐姐》  作者:黄海 [字体: ]
 

文/黄海

在一幢绿色花园别墅旁,有道白色的围墙,围墙脚有个被花丛遮蔽的洞,洞里住着老鼠一家九口。

鼠妈妈鼠爸爸每天忙着教7个刚满月的孩子寻找食物的本领。

教完寻找食物的本领,又教咬破橱柜的本领,教完拖运食物的本领,又教逃避危险的本领……6个孩子学得十分勤奋刻苦,进步非常快。可有一只长着一条细长白尾巴的最小的老鼠一直都在发呆!

“白尾巴,你现在不学好本领,将来怎么办呢?”老鼠妈妈说这句话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

“就是,就是,现在偷懒,以后就饿肚皮!”哥哥姐姐也随声附和。

白尾巴老鼠只管发呆,好久,才说了一句:“我对偷窃的生活不感兴趣。”

众老鼠哗然,“哈哈哈,不偷东西还叫老鼠吗?不偷东西吃什么?”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哥哥姐姐们的偷窃本领已经炉火纯青,且屡屡得手。白尾巴的日子却越来越不好过了,因为冲着他来的讥讽和谴责越来越多,连慈爱的妈妈也经常摇着头用白眼珠瞧他。更让他苦恼的是,他不偷东西吃,可他吃的全是别人偷的,这让他自己也很难堪。

“我为什么不去偷窃呢?这本来就是属于老鼠的生活。可是,难道没有更好的生活方式了吗?一定会有的!可是那是怎样的生活呢?”老鼠痛苦地想。

“吃白食的家伙,叫人厌恶!”

“厌恶透顶!”

总是在哥哥姐姐的责骂声中,白尾巴满含泪水,低着头,溜出洞去,悄悄地爬到绿色别墅的二楼琴房,躲进那架庞大的钢琴肚子里,听着“叮叮咚咚”的琴声,无限向往地憧憬着未来。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找到我想要的生活!”白尾巴乐观地想。

琴声时而舒缓,时而激烈。

钢琴的主人是一个40岁的男人,一个毫无名气的抑郁的钢琴家,一个把所有钢琴梦想都寄托在6岁女儿丫丫身上的父亲。他每天上午辅导女儿练琴3个小时,每天下午让女儿独自练琴3个小时。

白尾巴发现,瘦瘦的丫丫总是挂着泪水练琴。

白尾巴终于知道,丫丫压根儿就不喜欢弹钢琴。

“叮叮咚咚”,琴声里,丫丫的一颗眼泪“啪嗒”掉在琴键上,从琴键的缝隙往下渗,“啪嗒”一声落在白尾巴的胡子上。

就在这个时候,白尾巴的脑海里一阵电光雷闪。

他从琴肚子里钻出来,鼓着勇气站在放曲谱的小平台上。

他这一站,着实把小女孩吓了一跳。

“呀,你……”琴声嘎地停住了。楼下立即传来爸爸的声音:“不许偷懒!”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白尾巴轻巧地跃到琴键上,手脚再加上一条尾巴并用,竟然丝毫不差地继续了丫丫弹奏的曲子,遇到跨度大的音阶,白尾巴连翻几个跟斗便从这个琴键跃到那个琴键上,好像一个黑色的音符精灵。

发生在丫丫眼前的这一切让她目瞪口呆。“啊,一只钢琴鼠,一只可爱的钢琴鼠!哈哈哈!”丫丫开心地笑起来,嘴边露出两个小豆子一样的酒窝,真漂亮。

看到丫丫笑,白尾巴完全放松了。他问:“你不喜欢弹钢琴吗?”

丫丫说:“我不喜欢,我喜欢看书,画画,还有玩具。”

“那么,我给你出个主意,下午你独自练琴的时候,我帮你弹,怎么样?”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好的主意,哦,钢琴鼠,你太伟大了。”丫丫抱着白尾巴的脑袋重重地亲了一口,白尾巴从此有了新的名字——钢琴鼠。

钢琴鼠红着脸,支支吾吾地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说,一边在琴键上跳跃,一边扭捏,好久,他终于下定决心,说:“我们可以谈个条件吗?”

“好啊!”

“我每天帮你弹琴,你每天给我一些食物,好吗?”

“没问题。我的零食多得像小山一样呢!”丫丫答应得可爽快了。

这么一说,钢琴鼠弹得更起劲了,一口气弹了两个多个小时。丫丫呢,她时而在地板上打滚,时而托着下巴看老鼠弹琴,一直乐呵呵的。

丫丫抱来了一堆零食,有牛肉干、火腿肠、话梅、巧克力,统统送给了钢琴鼠。

看着食物,钢琴鼠体验到了从没有过的激动。

他激动得哭了,泪水打湿了胸毛,哭得一塌糊涂;接着他又笑了,他用爪子一抹脸上的泪水,“咯咯吱吱”笑得透不过气;不一会儿又发起呆来,心里暗自骄傲:“我终于得到了第一笔食物,而且不是偷来的!”

当他把这些食物拖回洞里的时候,全家人十分惊讶。

“啊,这是真的吗?”

“真的不是偷来的吗?”

“这简直是个奇迹。”

丫丫从此再也不怕上琴房了。她总是趁爸爸不注意的时候,往琴房里搬运童话书,图画本,水彩笔,玩具,还有各种各样的零食。每天下午的3个小时成了她最惬意最热爱的时光。她甚至不止一次向爸爸要求延长练琴的时间,以至于爸爸觉得丫丫离世界著名钢琴演奏家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叮咚叮咚”,钢琴鼠在琴键上欢呼地跳跃。

“嘻嘻嘻嘻”,丫丫趴在地板上一会儿画画,一会儿开电动火车。

楼下听得满心欢喜的爸爸,悄悄上来推开了门,他忍不住想亲亲刻苦练琴的女儿。

门一开,他惊呆了。

丫丫和钢琴鼠也惊呆了。

愤怒马上代替了最初的惊讶,这个失意的钢琴家像火山一样爆发:“你们一直在欺骗我!给我解释!”

丫丫害怕得直抽噎,什么话也说不出。

钢琴鼠一瞬间想过逃跑,但他马上镇定下来:“亲爱的丫丫爸爸,您的女儿真的不喜欢钢琴,你强迫她,是没有意义的。她喜欢……”

“我不允许你这只老鼠耽误我女儿的前途。”钢琴家态度粗暴地打断了老鼠的话,“看在你会弹钢琴的份上,今天我饶了你。请你马上滚出去,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后果自负!”

钢琴鼠懊恼地从窗子里爬了出去,他听见背后传来凶巴巴的声音,“从明天开始,我每天12个小时陪你练琴!”他想着可怜的丫丫,心里有些内疚。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全家人把他亲热地围住,“嘿,白尾巴,食物呢?”

钢琴鼠摇摇头,语调低沉:“没有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概都不会有了吧。”

“你不是在开玩笑吗?”

“不是。”

钢琴鼠没有注意到,哥哥姐姐的脸色已经全变了,他们白了弟弟一眼,散去了。

到了用餐时间,冷言冷语又回来了。

“白尾巴,你不至于以后都要吃白食吧!”

“你不是很能干吗?怎么好意思就呆在家里呢?

“……”

钢琴鼠又伤心又愤怒,黑夜来临,他来到花园里,满腹心事地看着月亮。月亮只是那么轻轻一抹,颜色暗淡,仿佛也有心事。突然,他看到了丫丫的身影,于是轻轻呼唤着向她跑过去。

“我正要找你呢,快,穿上它!”丫丫急切地说。

这是一套衣服,是丫丫从木偶上脱下来的。钢琴鼠穿上它,简直帅呆了。白色礼帽,白色手套,白色长靴,黑色领结,黑色燕尾服,看得丫丫直鼓掌。

“你穿上这套衣服去找份工作吧!”丫丫一边说一边就跑了,因为她听到了爸爸的脚步声。

帅呆了的钢琴鼠在心里一遍遍感谢着丫丫,他觉得眼前又有了希望。

钢琴鼠蹲在一家商店的角落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花钱买自己需要的东西。他的脑海里又是一阵电光雷闪:“钱?用钱不是可以买到食物吗?找份工作,不是可以挣钱了吗?我为什么不到乐队里找点事做呢?”想到这些,钢琴鼠又快活了。

钢琴鼠信心十足地出发了,以至忘记了自己的老鼠身份,像每一个寻找工作的人那样,堂而皇之地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没走几步远,一声尖利的喊叫划破天空:“臭老鼠上街啦,快抓住他!”

紧接着,无数只大脚向他踩过来。

钢琴鼠仓皇逃窜,跳进一口枯井里,才算保住了身家性命。

枯井里臭气熏天,钢琴鼠浑身发抖,沮丧万分。

夜深人静,在枯井里呆了12个小时的钢琴鼠爬了上来,又冷又饿,一身行头湿淋淋的。还是先回家吧。

刚到家门口,他看见丫丫的房间灯还亮着,便情不自禁地从窗户里爬了进去。

丫丫一眼就看到了狼狈不堪的他。

钢琴鼠再也忍不住轻声啜泣起来,他觉得虚弱极了。

丫丫一边准备食物一边轻声安慰,钢琴鼠一边倾诉自己的不幸一边吃东西,好不容易才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钢琴鼠发现自己全身干干净净,正睡在布娃娃的摇篮里。

丫丫呢,低着头在一块椭圆形的纸板上用红水彩笔写字:我是一只好老鼠,请别伤害我。写好了,穿一根绳子,挂在老鼠脖子上,说:“这是我想的办法,大家看了字,知道你是好老鼠,就不会打你了。”

钢琴鼠正要感谢,丫丫又想起了一件事。她抓起笔在纸板上又添了三个字:市长令。

“哈哈,市长下的命令,谁敢违抗呢?”丫丫很为自己想到的办法得意。

钢琴鼠又一次满怀信心地出发了。

丫丫给他挂的纸板看起来效果不错,人们好奇地看了字,就友好地离去。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钢琴鼠还是躲躲藏藏地前进,并且打算晚上才正式露面。

这一天晚上,钢琴鼠来到了一个广场上,在那里,他看见一架破旧的钢琴,有个年轻人正边弹奏边唱歌。钢琴前面放着一个小小的铁皮脸盆,里面有几个硬币。聪明的钢琴鼠立刻明白,自己遇到了一个艺人。

“也许,我可以和他合作挣点钱。”他很快地想到了这一点。

广场上人很多,不过几乎没有什么人停下脚步听钢琴演奏,生意看起来很是清淡。

钢琴鼠鼓起勇气爬到了钢琴上,站在年轻人面前。

神情沮丧的年轻人突然看到一只穿衣戴帽的老鼠,分外惊奇:“你是?你来干什么?”

“我是钢琴鼠,我希望能和你合作。”钢琴鼠尽量保持镇定,彬彬有礼地回答。

“合作,一只老鼠和我合作?合作什么?怎么合作?哈哈哈哈!”年轻人大笑!

钢琴鼠知道多说无用,他敏捷地跃到琴键上,琴声随即一串串地在夜色里流淌。

年轻人一阵惊喜,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要交好运了,他紧紧握住老鼠爪子,说:“伙计,我们合作!你弹琴我唱歌,就这样定了,定了!我叫幸运,记住了吗,幸运!”

“好,但是我有一个合作的条件,那就是每晚演出的费用,我要得到我应得的一份钱买些食物。”

幸运立马拍案叫定:“好,成交!”

钢琴鼠心里又一次想到,“只要我努力奋进,我相信自己可以不用偷东西来生活了。”他又一次被幸福笼罩了。

钢琴鼠和幸运马上开始了合作,这个奇特的组合立即引来好奇的观众。

钢琴鼠一曲曲弹,幸运一支支唱,围观的人一个个多起来。

“太不可思议了,一只会弹钢琴的老鼠!”

“多有才华的老鼠啊!”

“弹得多好啊!”

“……”

那只小小的铁皮脸盆里,“咣当咣当”硬币触盆的清脆声音几乎没有停过。

夜渐渐深了,人渐渐散了。钢琴鼠和幸运都满载而归。钢琴鼠用钱买了食物带回家,家里人又开始围在他身边,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夜深人静了,钢琴鼠仍然在静静地思索,“老鼠为什么要过偷窃的生活呢?像我这样靠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智慧生活不是更好吗……”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