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灵魂杀虫剂

[日期:2006-05-13] 来源:河北省衡水中学(理)241班  作者:刘婧 [字体: ]
 河北省衡水中学(理)241班 刘婧

神奇的药水

又失败了,这是第45次了!”尤丽把试剂倒在瓶子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

“喂!小卡洛,你干什么?”尤丽的同班同学苏珊在院里正冲着小卡洛生气地喊道。 ?

“怎么了?”尤丽从窗口探出头来。原来,小卡洛领着邻家的小孩,拿着尤丽试验过的试剂在喷洒着玩。

“卡洛!你一点儿都不起好的带头作用,多危险!”?尤丽喊道。

“危险什么?我看挺好玩的!”小卡洛跑回家后,拿出爸爸浇花的喷水壶,把一瓶子试剂倒了下去,然后拿给邻家小孩,并告诉他这喷水壶不是用来浇花的,而是浇人的。那小孩信以为真,果真拿着喷水壶浇人去了。小卡洛不由偷偷笑了。

用喷水壶喷谁呢?小孩寻找着目标。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争吵声,卡洛和那小孩赶忙凑了过去。

原来,两个大人因为他家的猫咬了她家的狗这么一点小事正争得脸红脖子粗。

那小孩一见兴致来了,拿着喷水壶加入了战斗。

可是太不可思议了,被那小孩淋了一身水的两个大人,不仅没恼,反而好像突然醒悟了似的,彼此又鞠躬又握手,热情得好像老友重逢一样。 ?

? ?“太神奇了!”小卡洛一把夺回了喷水壶,急匆匆地去找尤丽。 ?

邪恶的灵魂杀手——梅萨姆

“这个家你还要不要?”身在厨房的妈妈大吼。

“我也是没办法呀,领导请客,属下岂有不从之理?”那是爸爸的声音。

“让你见识一下。”小卡洛拉起尤丽的手,慢慢移到厨房,然后趁其不备,对着爸妈就是一通狂喷。

“哦,对不起,是我冷落了你。”爸爸一反常态,温柔万分地说。

“我也不对,你也是为了工作,我却发这么大的火,太不应该了!”妈妈也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尤丽惊呆了,“我研究的可是杀虫剂呀。”

突然,小卡洛的脸变得煞白,他抬起发抖的手,指着说爸爸妈妈说:“你看……”

尤丽顺着小卡洛手指的方向望去,她一下子吓出一身冷汗:天呀,只见两只黑得让人恶心的虫子正从爸爸妈妈的耳朵里钻出来,慢慢地向下蠕动。

“天,那是什么?!”尤丽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我们跟着它,去翻它的老巢!”小卡洛坚定地说。

那虫子一接触到地面,便犹豫不决地四处张望。忽然,像是得到什么指示一样,毅然决然地向一个方向爬去。

“走!”小卡洛拉起尤丽的手,紧随其后。

那虫子爬出家门,又爬出楼道,越爬越快,最后爬到一片空地,那里杂草丛生,平时根本就没人会去那里。

“你瞧!”尤丽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少年说:“他在那里干什么?”

那个少年穿着一身素蓝,正在那儿吹着笛子。而笛声忧愁得让人感觉好像整个天空都布满了乌云。更让人吃惊的是,他身边不远处,黑压压一片全是那种黑虫子。

“你们是谁?”那个少年停下笛声问道。

“你又是谁?”小卡洛警惕地问。因为他觉得跟那些虫子在一起的人准不是好人。

这句话好像勾起了少年伤心处,他叹了口气,说:“我是掌管这些昆虫的神――斯帕里亚。” “那这些虫子是?”

“是邪恶之虫――库将。”他又叹了口气,道:“这种虫子专门迷乱人心,并引发人类挑起祸端。”

“那你为什么要与这些坏虫子在一起?”小卡洛气呼呼地问。

“我被邪恶之王梅萨姆囚禁了,他夺去了我的双眼及双腿,逼我在这里管束这些虫子,我为了活命,也只好这样。”那少年痛苦地摇着头,仿佛要努力摆脱这不幸的回忆一般。

“你看不见?”尤丽吃惊地叫出来。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斯帕里亚不愿再继续这个痛苦的话题。

“是尤丽无意间配出了克制这种虫子的药水,那种虫子在人身上没有了市场,只好找你来了。”小卡洛说。

“是吗?”那少年高兴起来,“那你们就可以打败梅萨姆了。”

“他在哪儿?”尤丽迫不及待地问。

少年犹豫地摇了摇头,“他神通广大,看不见、摸不着,但他会附在别人的身上,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他就是一种寄生虫。”

“啊?”卡洛没有信心了。

“这把笛子给你们,因为它充满了爱心,梅萨姆最怕它了。我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到他。”斯帕里亚迫切地说。

大约4、5分钟后,卡洛和尤丽又回到了家里。

“尤丽,英尾来找你了。”妈妈说。

“来了。”尤丽说着走出卧室,把小卡洛扔在了一边。

“尤丽,刚才咱们的P25号无污染苍蝇杀虫剂制好了,我来报个信……咦,那是什么?”英尾指了指从尤丽裤兜里露出的笛子问。

尤丽想了想,对英尾说:“英尾,在所有同学中,我一直很相信你,刚才我测试了一下,发现你并不是我们要找的敌人。所以,我并不打算瞒你,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尤丽便把这事的来龙去脉向英尾讲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人的灵魂是库将污染的。”英尾想了想,说:“那么当务之急是要把你那种无意制造出来的药水再制得更多一些。”

真相大白

英尾脑袋上绑着个布条,嘴里咬着一支铅笔正在草纸上飞快地验算着什么。

“这回比我想象的有难度。”英尾搔了搔脑袋,道:“这东西太复杂了,我怎么也算不出来。”

苏珊也在一旁皱着眉头,飞快地敲着电脑键盘。

“让我想想。”尤丽拿起几个瓶子,说:“我记得是这个跟这个配在一起,还有这个。”

“先歇一会儿吧!英尾,尤丽,来尝尝我的手艺。”苏珊拿起盒饭,招呼大家一起来吃。

“等一会儿。”尤丽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地,忙坐到电脑面前。

“歇会儿吧!又不急。”苏珊拉过尤丽的手说。可尤丽却挣开了。她继续敲着,忽然,她停下了手指,对着一脸担心的苏珊说:“走,尝尝你的手艺去!”

“苏珊,你看看这笛子,好看吗?”吃完饭,尤丽笑着把笛子递给苏珊。

“好……好好看的笛子。”苏珊犹豫着,接过笛子。

“是啊。”尤丽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

中午放学回到家,尤丽把小卡洛叫到卧室,说:“有线索了。”

“怎么?你知道梅萨姆是谁了吗?”小卡洛急急地问。

“差不多……卡洛,我想做个实验。”尤丽说着,把小卡洛拉到了客厅。

“妈妈,您看这笛子。”尤丽边说边把笛子递给了妈妈。

“怎么,哪里来的?很漂亮呀!”妈妈说着接过笛子,可手一碰到,却又马上缩了回去,

“好疼!”

这一切都让尤丽和小卡洛看在眼里。

“怎么……”小卡洛不相信地瞪着妈妈。

“为什么妈妈会怕?”小卡洛疑惑不解,“难道她是梅萨姆?”

“不,并不是,我们一开始就被骗了。药制出来是偶然,可往后的一切都是圈套!斯帕里亚是圈套,笛子也是圈套!”尤丽说。

“什么意思?”小卡洛听不明白。

“今天上午,我想到每次配制药剂时我都会把资料打进电脑去,可我输入程序后,却发现有一半的资料被删了,可删除者万万没有想到,我在程序上动了些手脚,结果我发现了那个人……”

“没错!就是我!”苏珊不知获得了什么神奇有力量,竟能从三楼的窗户爬了进来,后面紧跟着还有英尾。

“怎么英尾都……”小卡洛急急地看着尤丽,“他对笛子不是没反应吗?”

“就是因为笛子是个陷阱,所以,身上有库将和梅萨姆这两种寄生虫的人并不怕笛子,而普通人会怕。”尤丽说。

“哼,真没想到你无意配出的那些东西效果会那么强,我可不希望你们坏了我的大事!”苏珊冷笑道:“正巧你没有资料,而试剂也被英尾拿了去,你要怎么办呢?”

“你看这是什么?”尤丽晃着手中的软盘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会有这一招,所以我又拷贝了一份。”

“你……”苏珊着急了,转念一想,随之又平静下来,说:“到现在你的推理都没有错,可你却忘了,你为什么触到笛子却不害怕呢?”

“怎么?”尤丽顿时怔住了。

“那个斯帕里亚和你谈话的时候,我的得意属下已钻进了你们的大脑。只要我一声令下,它们就会控制你的全部思维和全部的下意识,让你们成为我的属下。苏珊说着,便仰头大笑起来。 尤丽挣扎着,把手伸到裤兜里,企图掏出什么。英尾走上前去,一把抢走了尤丽刚掏出的那瓶药水。

“英尾,干得……”苏珊一个“好”字还没出口,英尾已经把药水泼到了她的头上,紧接着又向尤丽身上喷洒了一些。

“啊!”苏珊捂着脸,痛苦地叫着。

“那天,”尤丽继续说,“英尾看过笛子后,我不放心,又向他洒了些药水,只是当时我并没发现笛子的秘密,现在看来,英尾卧底做得不错。”

不一会儿,梅萨姆像一缕黑气一样渐渐脱离了苏姗的身体,消失不见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