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雪 公 主

[日期:2006-05-13] 来源:《知心姐姐》  作者:刘婧 [字体: ]
文/刘婧

天上掉下个雪公主

  这是一个夜晚,爸爸妈妈已经睡着了,尤丽和卡洛悄悄走到冰箱前找吃的。拉开了冷冻室的门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看见一张煞白煞白的脸转了过来,只见那张小脸上嵌了一双粉红色的大眼睛,睫毛长得能够落上一只彩色的大蝴蝶,头发也是长长卷卷的。见了尤丽和卡洛,立即笑了。卡洛心里想,多可惜啊,这么漂亮,可惜却是个雪人。

“雪人?你是说雪人,而且是活的?这是天方夜谭吗?”

尤丽等卡洛闭了嘴才开始说话:“我想起来了,这个雪人是去年冬天咱俩打雪仗时,我看见有那么多雪,突然觉得雪总是会化的,于是我想,能否为这一年的冬天留下一个脚印呢?结果,我就团了一个雪团藏在冰箱里,没想到变成了雪人。你看她多像雪国的公主呀!”

“那她要是个公主,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小卡洛又问。

瑞雪儿听到小卡洛的问话后高兴的眼睛一下子暗淡了下去。尤丽注意到了瑞雪儿的变化,忙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是偷跑出来的,我的宠物小白被爸爸扔到凡间了。后来我才发现,没有了小白,我的法术竟然不灵了!”瑞雪儿急匆匆地说,“这还是几百年来头一回!”

十万火急寻找高儋白

“尤丽!卡洛!”高妈妈说,“你们看见我家儋白了吗?”

高儋白是尤丽和小卡洛的同学,是个说话超级损的家伙,但是他原来不是这样的。一年前高儋白才开始出现了这个说话不饶人的毛病。

高儋白的妈妈焦急地说:“儋白一大早就出去了,现在也没回来。我现在老担心这孩子,怕他出事,真是,自从一年前刚过冬,他就变了,说话不中听,朋友也越来越少……”

尤丽这时兴奋了起来:“瑞雪儿说就在去年冬天——”

“真的吗?你已经发现小白了吗?”瑞雪儿激动地按住胸脯,仿佛她那欢蹦乱跳的心儿会跳出来。

“说来也巧,我碰巧知道一个同学有一种奇特的病症,而得病的时间正好和小白失踪的时间相符。所以,我们猜测小白很可能隐匿在高儋白的身上。”

“这样吧,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找小白。”瑞雪儿突然说。

“你一出去就会化的!”卡洛说,他像疼妹妹地说。

“没事,明天会下雪的。”

“ 在雪云上有一个雪闸,开了雪闸,想下多少雪都行。在我的国家里我就是专管这个的。”

“你好厉害啊!”卡洛一边说。

傍晚的时候,尤丽着迷地向窗户走去,接着,她一把推开了窗户。卡洛也呆住了。只见漫天飞雪好像鹅绒般飘落。

“咱们赶紧去找高儋白吧。”尤丽说着就向门口走去。当她打开门,不由得愣了一下,接着她扭头问:“瑞雪儿,你怎么让老天下了这么大的雪啊?”瑞雪儿的脑袋从尤丽的肩膀后探出头来,她只看了一眼,也吃了一惊。她的身体剧烈地颤动起来,所以声音也变得哆哆嗦嗦:

“完了,本来我偷偷逃出国就已经罪过不小了,忘关雪闸,就算是父亲也帮不了我了。”

“这么严重啊。”尤丽吐吐舌头。

“不管怎样,我们先去找高儋白吧,让瑞雪儿把法力补全。而且,我猜高儋白的失踪一定会跟这场雪有关。”卡洛分析道。

瑞雪儿想了想,无奈地点点头。接着,她平伸两手,渐渐的,雪花在她手掌下方大量聚集,不一会,两片大大的、可以坐上人的雪花在瑞雪儿的身旁形成了。瑞雪儿在尤丽的背包里把飞船的用法解释给尤丽和卡洛听:“在你们的右前方能看见一个悬着的手掌大小的雪花——然后拉起来。”

卡洛使劲一拉,只见那雪花飞船刹那间垂直飞进了云霄。尤丽呆呆地看见卡洛把头顶的云彩穿了个大窟窿。瑞雪儿也呆了,但她马上反应过来,急忙催促尤丽说:“尤丽,快!追上去,卡洛弄不好会这样一直飞到外太空的!”

雪云国遇难

“你——你——,我好不容易把天上的洞补上了,你这个臭小子又给我撞了个洞,这不是毁我女娲的一世英名吗?别人看见我把天补成这样,谁还请我啊!”

尤丽从雪花飞船上跳了下去,急急地向卡洛奔了过去,瑞雪儿则满是狐疑地看着周围。

“眼熟吗?这是你的雪云国。”女娲轻声说。瑞雪儿听了,不觉身子一震。

突然,从女娲的背后蹿出许多雪人士兵,一下子把尤丽和卡洛包围了起来。

 “瑞雪儿,这是为什么?你是公主,为什么还把咱们关起来?”尤丽不满地说。

“雪闸,爸爸因为我忘关雪闸好像十分生气。糟糕的是,全国的库存雪都用完了,后果……后果就像你们的世界没水了一样严重。”瑞雪儿说到这里,慢慢把脸埋进了膝盖。

“那怎么办?”尤丽焦急地问。

瑞雪儿摇摇头,接着,她想到了什么,但又使劲摇摇头。

“瑞雪儿?你知道什么跟我们说呀,我们能做什么一定帮!”

突然瑞雪儿瞪大眼睛,紧张地说:“不会吧……尤丽……卡洛……我们只好用人基了……”

“你说什么?人基?”尤丽大叫道。

“就是说,让人站在那个尖顶上,去吸引别的云朵。

“这是个法术,必须是人,而且最好有一点法术力量。”

“那个高儋白真是最佳人选了。”尤丽笑道。

 “按理说,高儋白是不行的,因为那法术力量是来自我的,并不是他的,但父王怎么会知道他的呢?”

 “不对,我想,父王其实是利用高儋白把雪兽引来。”瑞雪儿打了个寒战。

“雪兽是什么?”卡洛问。

“一种嗜人血的怪兽,它可以随心所欲地操纵雪,只要雪兽帮忙,我们这个国家甚至可以变得比现在大十倍、百倍!”

“可如果那样,高儋白岂不是会很惨?”尤丽急急地问。瑞雪儿无力地点点头。

沉默了一会,尤丽说:“我觉得我有一个方法,我们只有找女娲阿姨帮忙了。”

瑞雪儿叫道:“尤丽,是她把咱们抓起来的!而且她还是爸爸的好朋友!”

“她是人类的妈妈,她会保护自己的孩子的,我想她一定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否则,她不会坐视不管的。我猜,你父王真要那么做,也一定是在瞒着女娲阿姨的。”尤丽肯定地说,卡洛也点点头。

  

  

  鏖战吃人雪兽

  女娲阿姨带着他们飞到了尖顶附近,结果不出所料,尖顶上已经聚集了许多法力高强的术师。他们围成一个紧密的圆圈,圆圈的中心是一个浮在半空的水晶容器,里面不是别人,正是高儋白!

  女娲阿姨说:“好啊,果然如你们所说。哼,我是不会轻易饶他们的。”女娲阿姨气得眼冒金星。

  正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真没想到。”背后的人正是国王。

  女娲阿姨慢悠悠地说,“我想听你的解释。”

  国王皱了皱眉毛,看起来有些无奈:“如果不是小女犯了这样的错误,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是啊,瑞雪儿是犯了错误,但你这样子是错上加错。”女娲阿姨的脸涨得有些发红。

  就在国王和女娲阿姨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瑞雪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国王的权杖抢了过来,没等人们反应过来,瑞雪儿用权杖点了一下自己的后背,那里就立刻钻出两片乳白色的翅膀,将瑞雪儿带离了地面。国王呆了,倒是女娲阿姨先反应过来,她两手一边一个,抓着尤丽和小卡洛飞离了地面。

  现在,只见尖顶上方的天空撕裂了一个大口子,一只大得出奇的爪子正在裂口边缘挠拨。那是雪兽!

  瑞雪儿眨眼间飞到了尖顶,挥着权杖,大声说:“停下!我命令你们!”那些术师一见权杖就诚惶诚恐地俯在地上,其中一个较有权威的人说:“公主,这是不可能的了,因为魔兽已经被召来,我们想要制服它,只能是牺牲这个孩子。”

  “还有其他办法吗?”瑞雪儿看见那裂口变得更大了。

  “打败它,”那个术师顿了顿说,“不过,雪兽太强大了,不是一个术师能打败的。而且,如果打不败,又不能安抚它,那么全国就有可能遭殃。”

  “无论如何,把那男孩放下来。”瑞雪儿仍很坚定。尖顶上的术师一阵骚动。

  术师为难地看了看浮在空中的国王,瑞雪儿也看着他。国王闭了一会眼睛,对着术师点点头。

  这时,高儋白已经被扶出了水晶容器。瑞雪儿撬开还在昏迷的高儋白的牙,说:“你还不快出来!”这一声,倒弄懵了国王。高儋白的牙齿缝间,飘出一团光。瑞雪儿把那团光抓在手里,渐渐那团光从瑞雪儿的手心一直传遍全身。

  天空中的裂缝变得更大了,一只雪兽的上半身露了出来,那是怎样的一只怪兽啊,全身是灰黑色,而且还有一道道如金蛇般的闪电在毛皮中时隐时现,只有爪是雪白色的。瑞雪儿一挥权杖冲上去和雪兽决战起来。突然又听到不远处一声大喊: “看俺大力美猴王的独门绝技!这可是俺老孙当初修理龙王用的招……嘿,我还没玩够呢,再陪俺练练!”原来是女祸阿姨偷偷把那只神通广大的猴子叫来帮忙,把雪兽折腾得够呛。

  

云开雾散

  这时,国王轻轻落在瑞雪儿面前,目光深沉地注视着她。

  “孩子,我发现我太武断了——想当初,你法力失灵的时候,我只是斥责你,却没有问问你为什么;当你的宠物被我扔掉的时候,只是因为自己讨厌它那张嘴,却没有征求你的意见,我不知道它竟然会有你身上的力量。这也错在我。”

  瑞雪儿感动极了,她说:“爸爸——”

   “所以,这件事给你个教训也不错,说到底,”国王捏捏瑞雪儿的肩膀,“我们太缺少沟通了是吗?”说着,两父女抱头痛哭。

编辑/金萱

通讯地址:河北省衡水市自强街822号5—202

邮编:053000

作者简介:刘婧,自小学4年级开始创作,已在海峡两岸出版幻想小说8部。曾荣获首届中青年作家小说擂台赛读者排行榜第4名,中国少年作家排行榜第6名。

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优秀团员。系西安交通大学学生。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胡杰 发表于 2006-5-23 5:01:57
命运由自己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