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希望女孩“鳄鱼婆”

[日期:2006-05-10] 来源:《知心姐姐》  作者:田叶康 [字体: ]
 文/湖北武汉武钢八中初二(5)班 田叶康

初二了,我还在疯狂的地上网,在老师眼里我终于堕落成一个无药可救的孩子。

班里的同学和我说话的不多,尤其是女生,见了我就像躲避瘟疫一样,倒是那几个除了学习什么事都做的“死党”和我好得像一个人似的。我最恨那个叫王晓云的“鳄鱼婆”,常常向老师打小报告,说我不爱学习,整天和班里的几个小混混瞎闹。在几个“死党”的怂恿下,我决定给她点颜色瞧瞧。

自习课时我偷偷溜出了教室,躲过看车老大爷那双昏花的老眼,把“鳄鱼婆”车子的气门芯拔了出来放进口袋,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教室。“鳄鱼婆”看你还得意,一会儿有你好看!我看着趴在桌子上用功学习的王晓云心里美滋滋的。

叮零,叮零……终于放学了,我笑着打了个哈欠,故意踱到“鳄鱼婆”面前,说:“哎,大才女,别忙了,放学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她白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人走得差不多了,“鳄鱼婆”才背起书包去骑车。开锁时,她皱起了眉头。怎么车子没气了?仔细一看,原来气门芯没了。我笑着冲她喊:“哟,怎么了?没气了?”“没气了!赶快做人工呼吸啊!”那帮“死党”哄然大笑。“鳄鱼婆”嘴撅得老高,脸红红的,“谁这么下三烂,卑鄙!”我吹起了口哨,一脸的灿烂,“要不要帮忙?”她狠狠瞟了我一眼,推起车子就走了。我有些茫然。

期中考试,我好几门功课亮起了红灯,老爸的巴掌狠狠地落在身上,我一滴泪都没掉,还是偷偷溜出去上网。那天聊天时,我认识了一个叫“希望女孩”的网友,她说她也是读初二的学生。我们不知不觉话多了起来,这小丫头还蛮鬼精,蛮有意思的,下线的时候,我竟然有点舍不得她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以后每次上网,我发现她都在,就像两个人约好了似的,只要我一上线,她就会及时和我打招呼。时间长了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那天,她告诉我以后再不上网聊天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功课这么紧,会耽误学习的。

“是吗?你难道就不怕耽误学习吗?”她问我,我无语。“怎么了?”我说惟有在这里才能找到快乐,我不愿意呆在教室里,那个环境让我感到窒息。

“为什么?”她很纳闷地问。

“我们谈点别的好吗?”我及时地把话锋一转。她似乎意识到自己不该问那么多,连忙说“对不起”。我沉默了很久,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

过了一会,又收到她的消息:“忙什么呢?时间不早了,我们一起下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好的,再见。”我这么说着,但并没有离开,倒是“希望女孩”很快下线了。我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再也呆不下去了。正当我准备关机的时候,突然“希望女孩”又上线了。“你怎么还不走?”她问我,口气似乎有点生气。我说刚才有点事,这就走,随后赶快下了线。

我更加厌恶教室了,总是想起网络,想起“希望女孩”。网恋了?我笑了笑,这不是我的游戏规则,但不可否认,我很喜欢和她聊天。快到期末考试了,同学们整天趴在教室里更加卖命苦读,只有我游来游去,像一条迷路的小鱼。“鳄鱼婆”被我教训之后,变得多少有点可爱了,只是有时好像嘲笑似地看着我,说我再这样下去,倒数第一说不定就会被我承包。我玩世不恭地望着她,说:“我会吗?”她气得不再理我。

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我以为“希望女孩”不再上网了,出乎意料的是,我刚上线就见她的头像在晃动。她说她已经等我很久了。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我狡黠地一笑,随手把一个很可爱的表情符号粘贴过去。她没有说话,只把一个张着大嘴笑开怀的表情符号粘贴过来。我心里舒服极了。很久我们都没有说话。

“讲讲你的故事吧。”

“故事?我没有故事。”

“如果你有,说来听听。”

“可以,不过我说完了,你也把你的故事说给我听。不能骗人,谁骗人就是小狗。”

“好吧,一言为定!”我说。

我当时以全市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我现在就读的这所重点中学,可是,因为课堂上的一句话,我的生活从此改变了。一次上数学课,我觉得有一道题老师讲得不对,就站起来说出自己的看法,几次争论之后,结果证明我是正确的。胜利的喜悦让我有点洋洋得意,老师却冷冷地说:“别以为自己是什么高级动物,有点成绩就翘尾巴!”我当时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有一次考试,我忘记了整理抽屉,课本正翻开着摆在下面,结果被老师当场搜出来,问我怎么解释。“想不到这么好的学生,原来是靠作弊过日子啊!”老师严厉的目光盯着我,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事后,同学们都议论纷纷,无论走到哪里,似乎都有一双眼睛正鄙夷地望着我。上课时精力不集中,老走神,从此成绩一落千丈。似乎我真成了一个坏学生,老师和同学不再用欣赏的目光看我,他们的冷淡让我喘不过气来。于是,我开始偷偷地上网,这里没有人认识我,打游戏、聊天,网络给了我无穷的快乐。

天啊!竟然这么巧?她分明在讲我的故事啊!这怎么可能呢?

“我的故事讲完了,这下你该讲你的故事了吧?”

我说我的故事和她差不多,她说我骗人。我只是笑,其实,她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只是她是女孩,而我是男孩。

“你上网就是为了逃避?”我问她。

“是的,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我想通了,为什么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呢?我要考出好成绩,用实力为自己证明。”

“哦!”我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她发过来一连串的问号。

“我想我们以后都不该来这里了。”我说。

“呵呵,为什么?”她笑着问我。

“为了证明自己啊!”

“那好,我们做个约定吧,等期末考试后再见面,不见不散!”

“好,一言为定!”我坚定地说。

我突然之间趴在教室里捧起了课本,同学们的目光好像在看一个稀有的动物。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不会受什么精神刺激了吧?”“鳄鱼婆”一脸的坏笑。

“呵呵,咱改恶从善了,很意外吧!”我冲“鳄鱼婆”龇牙咧嘴。“你这个坏家伙!”她把拳头对着我,笑得特别灿烂。

对于我的改变,没有一个人知道为什么,在老爸老妈看来,我变得懂事了,终于明白了他们的一片苦心。在书山题海中,我还会想起网络,想起那个“希望女孩”,更会想起那个约定。我的成绩慢慢赶了上来,到初二下半年,已经稳居全年级第一了。对于我的成绩,所有的老师都睁大了眼睛,我成为他们教育那些落后生的典型教材。

走出考场,阳光特别灿烂,我身上淌着汗,心里却惬意得很。因为我终于等来了那个约定。不知道“希望女孩”是否和我一样激动。

意料之中,成绩出来了,我的分数是学校最高的。那天,“鳄鱼婆”高兴地说什么也要让我请客,我知道她考得很不理想,但我很愉快地“挨宰”了。

接到通知书的晚上,我迫不及待地上线,只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希望女孩”。也许是她忘了?或者是她考得不好,觉得不好意思再见我?一连好几天她都不在。我给她留了很多言,可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暑假同学聚会的时候,同学们谈起过去的生活,都问我为什么会突然改邪归正。我给他们讲起了“希望女孩”的故事。“鳄鱼婆”一直微笑着看着我,旁边的“班花”李红扑哧一声笑了,我疑惑地望着她,看到“鳄鱼婆”正红着脸朝李红使眼色,我忽然间明白了,原来,“希望女孩”就在我身边啊。

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说不希望我这样毁了自己,我应该活得比任何人都有出息。她知道我讨厌她,于是她就变成“希望女孩”。

只为了能和我说话。我的泪水流了出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斗士 | 阅读:
相关新闻       女孩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2)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2 楼
非官方经互会 发表于 2007-11-28 12:39:00
笨蛋
第 1 楼
果果 发表于 2007-8-10 20:20:11
呵呵,看不出,你同学之间竟然有这样的人,是你的福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