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响彻校园的耳光

[日期:2009-10-19] 来源:知心姐姐  作者: [字体: ]

 

韩寒的铁杆粉丝小墨,给了郭敬明的粉丝小武一记大耳光!

这耳光扇得足够响亮,响亮得如同一枚瞬间引爆的炸弹。尽管当时只有三位同学正好路过“案发现场”(男生厕所斜对角的茉莉花丛边),目睹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但在下一个课间,以当事人所在的三年八班为圆心,初三年级为内环,初一、初二分别为外环的新闻爆炸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形成了。

低年级那些偷偷打听过小武身家底细的女生们,一边使劲嗅着事情的内幕,一边纠结于到底应该对这个事持什么态度——按理说她们作为小武的爱慕者,应该心疼他才对,那打在他脸上的耳光应该像打在她们心上的才对;但奇怪的是,这些女生的心里又都窃喜着:这么一来,小武肯定跟小墨闹翻了,这不正是她们梦寐以求的吗?她们认为“自己的”华丽丽的小武身边,老是晃着那么个平平凡凡、镇不住民心的女生,实在是让人不服气!怎么着也得是个校花,起码班花嘛!这回可算是闹翻了!小武又是大家的了。

不知情的人听这只言片语一定被搞得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啊,不就一场粉丝大战吗,韩寒的粉丝跟郭敬明的粉丝向来是冤家死对头,掐架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论坛里掐、贴吧里掐、博客里还掐,这回只不过升级成真人秀罢了。至于嘛!有那么复杂吗?

复杂着呢!这记耳光之所以反响这么强烈,恰恰是因为韩寒的粉丝小墨和郭敬明的粉丝小武,此前不仅不是冤家对头,反而是关系相当铁的朋友呢。

停停停,这又是什么跟什么啊!撇开他们分属两大敌对粉丝阵营不说,火树银花的贵公子小武和卖火柴的小女孩般平凡的小墨,是关系很铁的朋友?拜托,别开玩笑了,根本没有共同点嘛!

嗯……要说共同点,倒也有一个——这俩人都具有一定的神秘色彩。小墨是这学期刚从四川转学过来的(都说四川出美女,可小墨这一来,完全颠覆了大家的这个观念),据说她哥哥和嫂子就在我们学校附近的橘子胡同开成都小吃店,小墨是来投靠他们的,除此之外,大家对这个普通得扔到人堆里都找不回来的小墨一无所知,也因此才对她有许多的不服气——凭什么她一来就得到学长的信任,接了论坛“高处不胜寒”版的版主位置!凭什么小武就“看上”这么个人了呢!至于小武,倒是一直在这从初一读到了初三,初二下学期开始接敬明版的版主位置,混论坛的同学都熟悉他,一提“武是四的影子”(这网名取得也够郭敬明的。郭敬明=小四……小武=小四的粉丝……五和四……武是四的影子),没有人不知道的。但是他从来不提他老爸老妈是干什么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爸开的是宝马,每周一三五接送他,妈妈开的是我们叫不出名的名车,每周二四接送(说是接送,其实大多时候是司机来而已)。另外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八班班主任是小武的表哥,他爸妈大概是没时间管他,放在亲戚的班里好打点。除此之外,大家对这个精致耀眼的小武也一无所知,因为他很少说话,所以追随者众朋友稀少;也可能是因为朋友稀少,所以才很少说话的。

就这么一个共同点,足以让两个本该是对头的人变成朋友吗?不能够。所以有必要解释一下他们“建交”的事由。

首先要解释的是,混敬明版的同学里有很多是小女生,她们对郭敬明,那叫一个崇拜和热爱啊。由于小武的气质和郭敬明有些类似,颓废时让人心疼,深情时叫人心动,小女生们干脆把对郭偶像的感情放在小武身上了,呵护至极,唯恐小武受了半点委屈。哪知这川妹子小墨一来,她们开始觉得不妙,论坛里仿佛“十面埋伏”,小墨接连发一些诸如《虚的世界里一个真的人——评韩寒,兼与“武是四的影子”商榷》的帖子,矛头直指小武。这显然对小武不利。虽然她们在小墨的帖子后面狂发恶评,但是没用,这川妹子好像上辈子都没发过帖,一发就不可收拾,更可怕的是她对郭敬明的了解比对韩寒的了解还深入,每次发帖都会赢得一片喝彩,连上一任敬明版的版主源学长都跟帖感叹。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她们怎么可能容忍一个镇不住场的毛丫头攻击“自己的”小武!该给她下马威了。

于是……某天下午小墨放学回家的时候,在巷口,被冒出来的几个女生团团围住。小墨觉得搞笑——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呢,几个女生都做出严肃凶狠、要打架的样子,但是一个个看着都是一副纤弱无力、平时从不运动的模样,要真打起来她还不好意思使出跆拳道蓝带的身手呢。所以在那个高个头的女生说“你最好少发帖子攻击我们小武,要不然……”的时候,小墨禁不住扑哧笑了出来。那女生恼羞成怒,上来就扯小武右肩上的书包带,小墨停住笑,问:“你们这是威胁我吗?要不然怎么样?”高个子女生愣了一下,“要不然……要不然有你好看的。”又顺便把小墨左肩上的书包带扯了下来。

小墨一边拉回书包带一边想:这场面虽然搞笑,但是不知道她们要耗到什么时候,难收场啊。正想着,忽然所有刚才装出凶狠样子的女生都变回了乖乖女的温和模样,接着背后冒出一个男生的声音——“你们这是干嘛?”

原来是小武驾到。高个子女生支吾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小武看着小墨对高个女生说:“都回去吧,她是我朋友。”众女生就都乖顺地走了。小墨撇嘴笑他:“威风噻,一声令下,千兵卸甲。不过你这些兵也太不厚道了,搞埋伏这套阴的,非君子所为也。”

小武面无表情地微低着头道歉:“对不起,她们总认为你在论坛里攻击了我,才这样的。我也是刚刚在论坛里看到她们的计划,才过来的。”

“攻击?你回去翻那些帖子给她们看看,连根鸡毛都没有,甭说公鸡了。”小墨用了韩寒的一个笑话,自以为很好笑,心想小武的面部至少也应该有所反应,然而他还是刚才那副德性——“这人装深沉,没有幽默感,不好玩”,小墨想着,悻悻地把书包背好,往家走。

小武也走——却直奔着巷子斜对面的网吧去了。小墨当即折转身追上去,栏在他面前说:“不是吧,你家里不是有电脑吗,还去网吧?!这地方我们不能进。”

“我不想回家。”小武绕过小墨往前走。

小墨又赶上去挡在网吧门口:“不想回家也不能进网吧。”

然后就是沉默。小武不爱说话的性格这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连一句“你让开,我就是要进去,你管不着”之类的话都懒得说。对峙了一会,小墨干脆一屁股坐在小武脚前的台阶上,道:“不想回家?这理由太没说服力了。否决。换一个。”

继续沉默。过了不知多久,小武突然激动起来,冲着小墨嚷道:“你怎么回事你,你凭什么管我,我就是不想回家,没别的借口,就是不想回家,你让我上哪耗去!”

这种老装深沉的人也大动干戈,真是让人震惊,小墨吓得从地上一激灵站了起来。正对着他激动得有点微微发红的脸(眼圈似乎也有些红),这下她也激动起来,抓起他的手就走:“凭什么管你?就凭你刚才说我是你朋友!上哪耗?上我家耗去。我那电脑玩起游戏来虽然没你的爽,我哥也凑合着玩过dota。今天它归你了。”

于是小武首次拜访了小墨的家。这是俩人友谊史上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时刻。

穿过充斥着麻辣味儿的小吃店大堂时,正在用四川话吆喝着服务员的小墨嫂子,用同样声调从大堂另一边高声喊过来:“小墨回来啦……哟,还带了个洋气的同学,快上楼歇会,写完作业想吃什么叫厨房师傅给你们做,你哥进货去了,我忙,没空给你们下厨啊。”

上了楼,一个小男孩听到脚步声就从窗边的写字桌跑了过来,喊道:“小姑小姑,你迟到啦,是不是不听话放学路上贪玩啦?”看到一旁的小武,小家伙才噤声,盯住他看。小墨蹲下来捏了一把他的小圆脸,说:“小姑没有不听话,你看,给你带了个哥哥来,快问小武哥哥好。”

“小武哥哥好。”小男孩清脆的声音在空中划过。小武的耳膜和心都为之一振。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振动了。

小墨指着里间的卧室打发小武:“电脑在我屋里,你自便哈,我还要做点家务,就不盛情款待你了。等你玩够了、我忙完了再下去吃饭。”

于是小武窝到卧室里昏天暗地地玩起dota来。当他第n次死掉、走出卧室的时候,太阳已经变成一轮大火盆悬在远处两栋高楼之间了。一个厚重的黄昏。然而小武心里虚空一片,无所适从。

他站在卧室门口将要和小墨道别的时候,却见小墨背对着他蹲在澡盆边给小侄子洗澡。她一边为小男孩轻轻揉搓着,一边放慢了声音给他讲《男孩与青蛙》的故事:“小男孩说呀,说呀/从春天说到夏天/从夏天说到秋天/从秋天说到……‘哦,外面下雪了’,小男孩说,‘我才不会睡长长的觉呢,我要去玩雪喽,再见’……”黄昏的阳光从窗子斜射进来,把小墨和男孩的影子拉长了投在墙脚上。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沉静,像小墨讲故事的调子。小武不由自主地走到澡盆边,捧了一把泡沫抹到小男孩背上,学着小墨的样子揉搓起来。当他触到男孩温热细致的肌肤时,男孩和小墨同时冲他咯咯地笑了——害得他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这是虚的世界里真的生活。他想着,暗暗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他不动声色地喜欢上了小吃店里弥漫的麻辣味儿,喜欢上从那个小窗子斜射进来的阳光。不想回家还是他的借口,去小墨家混的借口。

这就是两人“建交”的始末。从那以后,小墨对小武的印象也大有改观,这家伙面部不再那么紧绷着了,不装深沉才好玩嘛!

然而这种改善还没持续多长时间,小武又颓了,又装回深沉去了。这回“深沉”得更深了,仿佛拉都拉不回来。众女生虽然心疼、着急,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现在只有宝马接送小武了。

恐怕最着急的还是小墨了。她绞尽了脑汁想要把小武拉回来,变回那几天神采飞扬的样子,也在几篇类似“与‘武是四的影子’商榷”的帖子里给了他许多暗示和鼓励。但是没用,小武仿佛决心要封闭自己似的,躲着她,每天把钱供给网吧,也不去小墨家了。

小墨可是川妹子啊,性子本来就辣,对于这种她最受不了的消沉气氛很快就失去了忍耐力,直接围追堵截把小武拦在去厕所的路上了,质问:“李毅武,你不合适吧?!”

“让我一个人安静地生活。”小武看都不看小墨一眼,直接绕过去。

“你这是安静吗?你这叫死气沉沉!哥们儿,振作点行吗?有什么事扛不住的不还有我呢吗?”

沉默。他们第一次在网吧门前的对峙又上演了。

“中考当前,得收拾好心情给学习腾点地儿啊。”

“给点反应行吗李毅武……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要相信……”

小墨正苦口婆心地叨叨着,忽然被小武打断了:“一切都会好吗?我妈跟我爸离婚了,她走了,不要我了!这事可以改变吗?会好起来吗?”

有那么一下子,小墨差点就心软了,差点允许他把这当作颓败的借口了。

然而只是差点,当小武低下头去掩饰眼眶里的泪珠时,她并没有真的心软,相反,她狠了狠心,“啪”地一下给了他一耳光。

小武惊呆了,抚着脸说不出话来,瞪着小墨:“你……?!”

然后小武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小墨哭了。

“李毅武!你爸妈离婚,了不起吗?你妈不要你,了不起吗?地震之后,我爸妈就都回不来了,都不要我了,我不还是要活下去,还得活好了给那些还要我的人看!”

……

这,即是那记响亮耳光的内幕。一记引起了巨大震动的耳光,不仅是学校言论的震动,还是小武内心的震动。

不过,众女生们失望了,小武和小墨当然没有闹翻。在接下来的和小墨一起为中考努力的日子里,小武依然沉默忧郁,但他心里已经有股力量,他不会再感到虚空和无力。因为那记耳光把他的惭愧都掀出来了——与小墨相比,他的不幸那么不值一提;与小墨相比,他拥有的力量那么微弱。他要在心里滋养出越来越多力量,然后分给小墨,即使小墨已经足够坚强,总是在给别人力量。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一抹阳光 | 阅读:
相关新闻       校园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