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内容

亲爱的……爸爸

[日期:2009-02-12] 来源:之心姐姐  作者:文/田香凝 [字体: ]

  昨天开了家长会,很自然地很同学们聊起父母,我才忽然发现,爸爸已经快50岁了。

  我和很多同学说过:“我爸特帅,他年轻的时候帅得……”其实也只是在他过去的照片里感到一种隔代的蓬勃。印象里,爸爸一直是三道抬头纹,处事生硬,沉默着,谦卑着。

家长会他又迟到了,直到快结束时他才匆匆赶来。看到他穿着肥大的灰色运动装,因为赶得太急热得敞着怀,32度的天气,厚运动装里竟然穿着羊毛衫(他总说自己老了很怕冷,快入夏还穿着厚秋裤),新理的头发傻乎乎地立着,眉毛横飞,咧着嘴吐了吐舌头冲我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我挽着他的手臂,对着同学们没骨气地脸红了,这个窘迫的迟到者就是我的爸爸呀。

进了教室,他连招呼也没打就拖了凳子坐下,我隔着玻璃窥视着,别的家长唰唰地记着笔记,只有他,撅着嘴发呆。5分钟后家长会就结束了,他走出来,很自然地拿过我的包,不好意思地跟我道歉。出了教学楼,他边走边笑着说:“这次考的不好,说明我闺女还很有潜力嘛……”我禁不住伤心地想,为什么他这么相信我?为什么他坚持把这么糟糕的我当作骄傲?

路 过眼镜店,他忽然对我说:“我最近眼神越来越差,看电视总是看不清楚,看时间长了眼睛又疼。”我问他:“你想配眼镜?”他若有所思地说:“不知道要多少 钱,我怕钱带的不够……”我直接拉着他进了眼镜店,即使钱不是我赚的,我也不愿意看到他这么马虎地对待自己的身体。验完光以后,他要我给他挑镜框,我挑了 银色边大镜片的,他戴上以后忽然觉得他更老了,就像很多退休的老大爷一样,与世无争地看着报纸上世界的纷争。

终于到了家,在家属院里看到他年轻的同事抱着不到两岁的孩子,那个母亲晃了晃孩子说:“叫爷爷。”我的心好像被灌进了一杯冰水,要过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化成一滴一滴的热泪。他什么时候成了白发老人才对应的称呼?那是我爸爸啊。

  上楼的时候,我走在他后面,特别看了看他的头发,几乎没有白头发。可是,一两处地方已经稀疏得能看到头皮,时间是怎样划破他的皮肤的?我不知道。

忽然,他回过头来问我:“闺女,你幸福不幸福?”

我说:“很幸福。”

他宽慰地回应:“幸福就好啊。”

怔怔地,我悄悄哭了。

我亲爱的爸爸,从小到大一直对我说“开心就好”、“幸福就好”的爸爸。

夸赞我的画、记下我的诗、保存我的文章的爸爸。

给我买花伞、端牛奶、抄卷子、请莫须有的病假、小心翼翼地维护我薄弱的自尊的爸爸。

喝醉酒的时候迷迷糊糊地说:“我知道你烦我……”的爸爸。

考砸了笑着说:“就算考零蛋也是我闺女啊……”的爸爸。

过去可以巧解数学题,懂得好多科学原理,无所不知、天下无敌的爸爸。

现在修一下客厅大灯会出虚汗、走夜路摔倒过、跑步不再飞快的爸爸。

年轻的爸爸,变老的爸爸……?亲爱的爸爸。?

即使未来的你年老体弱、双耳发聋、唯唯诺诺,我也会牵着你的手走过坑洼,一如你对我的爱。

  就在刚才,爸爸翻阅完了我收集来的同学们小时侯的照片。他评价了每一张,并且找出每个女生细小的缺点,他习惯以这个举动对比出我在他眼里的美好。他走进我的卧室,象征性地催促我睡觉,习惯性地避开我的电脑屏幕(因为我从不让他看我在用电脑做什么)。

将近50年的时光让他习惯了很多事,包括习惯去爱我。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一抹阳光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